專訪教區青年年籌備委員會成員 冀凝聚澳門公教青年,融入教區大家庭

(本報訊)天主教澳門教區李斌生於主教去年2018年聖誕宣布「教區未來三年為『青年年』」亦同時宣布成立「教區青年年籌備委員會」(下稱籌委會)。本報聯同澳門教區社會傳播中心,早前與籌委會主席劉泳琹(琹)及副主席關詠怡(Rita)進行簡短訪談,影視版訪談則瀏覽天主教澳門教區網頁,或到「澳門國際天主教廣播影視協會Signis Macau」YouTube 頻道收看。

問:「教區青年年籌備委員會」的功能是甚麼?

這個委員會其實是應李主教的邀請,於每個堂區邀請青年教友聚首一堂,去一起策劃未來三年「青年年」可以舉行的活動,或能作出甚麼效果,讓青年能夠更融入澳門教區。

問:籌委會過去半年已有幾項活動,而七月尾亦有一個活動,可否為我們簡單介紹一下這個活動或將來一系列的活動?

Rita:其實在籌委會正式成立之前,我們已舉行了兩個活動。首先是「作主青年」論壇,一群青年與主教一起集思廣益,研究時下青年所面對的問題,以及對青年年的想法,讓主教有多一點空間,以及對青年有多一些想法。

另一個是「後生仔同『李』拜年」,純粹是一個應節活動,以一個比較輕鬆一點的模式,並非只是在聖堂聖聽主教講道,以一個活動讓大家認識主教的另一面,與他一起玩遊戲。

在籌委會正式成立之後,我已舉辦了首個活動,就是「標誌」設計比賽,都收到16份參賽作品,之後進行了一系列篩選、投票工作等,亦已宣布得奬名單,期望可望很快可以將這個標誌正式推出。之後就是七月底舉行的「青年競技日」。

問:可否為我們多介紹一下「青年競技日」是做些甚麼?目標又是甚麼?

Rita:這個競技活動在7月27日下午舉行,預計有60位青年參加。顧明思義,活動內容就是競技,希望能以輕鬆、簡單的活動去凝聚一班活躍的青年,一起參與一些競技,當中亦有分享各自信仰的環節。

 

問:談到這個「教區青年年籌備委員會」,這個委員會只是成立了數個月,澳門的教友未必每個都了解籌委會的運作、宗旨及目標,可否為我們多介紹一下,委員會將來想多作些甚麼為目標呢?

Rita:我們的目的就是,「青年年」長達三年,雖然已過了一段時間,希望在這三年來我們能夠凝聚到多一些青年,回來澳門教會服務。因為我們發現,青年與教區的關係未必鞏固,甚至有時都找不到青年,所以我們希望透過成立這個籌委會,可以凝聚這群青年之外,更可以給他們提供一些培育。亦想他們知道,其實澳門教區是十分重視公教青年,希望可以透過這三年所舉辦的活動,或者召集到一班青年後,可以讓澳門教區茁壯成長。

琹:我跟Rita的想法差不多,都希望青年的團隊越來越大,其中更希望能有多些青年領袖(Youth Leader)的出現,但如何做一個青年領袖呢?以及為何青年領袖這樣重要呢?我有幸到羅馬參加「青年國際論壇」,當中吸收了一個很重要的訊息,就是為何青年領袖如此重要:因為青年領袖是種子,他們可以去散播。我們現在要做的,就是去培育這班種子,當他們有能力時,就能返回堂區繼續服務。

 

問:以我所知,青年年有一個主題,能否介紹多一點有關這個主題?籌委會在這些方面會為青年人提供甚麼?澳門青年能在這方面得到些甚麼?

Rita:青年年這三年的主題是來自路加福音第七章第14節:「青年人,我對你說:起來罷!」為何我們要以這句金句作我們的主題呢?起源於我們委員會一起看教宗給的青年文件,我們都在看當中有那些聖經可以讓我們找到更多方向,大家都覺得這句很有意思的是:為甚麼耶穌會對門徒說「青年人,我對你說:起來罷!」呢?我們作為青年人,我們的信仰究竟是正如聖經上那個人一樣已死了,還是怎樣呢,還是呆着不動呢?當我們看到這句時,反而讓我自己覺得非常有力量,耶穌跟我說「起來罷」,雖然我現在是代表堂區,但我都希望可以為整個教區可以多一點服務,這就是為何我們會選擇以這段聖經章節做主題的其中一個原因。

琹:我自己覺得「起來罷」這個字很「動作性」,真的要去「做一些事」,而並非只是站着並發問:我需要甚麼?至於籌委會會配合做甚麼,我們主要想與青年人同行,而且主教亦會陪伴着我們。當然青年人都要「把他們需要些甚麼」說出來,當他們不知道自己需要些甚麼時,我們就要從不同方面去嘗試,慢慢地逐一推行一些活動,在個人靈修、音樂等方面去推動,集合不同的年青人,再看看有哪些方面我們可以一起做、一起發展。

 

問:剛剛你們都到,希望主教也與你們青年一起同行,現在[籌委會]已經[成立]數月。其實你們每次開會時,李主教有沒有與你們在一起呢? 

琹:我們每一個月都會有一次全體會員大會,主教都會陪伴我們一起開接近兩小時的會議。

 

問:兩小時的會議談論甚麼呢?

Rita:我們開會的內容十分豐富,主要分為兩個部份。主教每一次與我們開會時,都會給予我們一些神修上的滋養,包括與我們一起研讀「最後文件」和教宗新推出的《基督活着》,我們會一起閱讀這份宗座勸諭。撫心自問,若沒有主教與我們一起閱讀的時候,我們會否自己拿起這本書或PDF去閱讀呢?我相信是未必的,但主教每一次開會之前都會準備好,事前會告訴我們會閱讀哪一章,然後他會簡而精地告訴我們文件中的訊息是甚麼。培育過後,我們便會開始開內部恆常活動流程的會議,包括我們會在未來這三年做些甚麼,我們都會討論這方面的內容,所以每一次開會都十分豐富的。

 

問:你們剛才到,澳門的青年可能與教區不太接近。你們都是籌委會的一份子,為你們而言,自己能怎樣幫助到其他比較疏遠的青年回來羊群[羊棧],並接近天主呢?你們會否有些目標與方向或一些方法去實行呢?

Rita:因為我們來自不同堂區的青年,每一次開完會議,或每一次舉行完某些活動,都是靠我們這個堂區的代表回去堂區,去做一些介紹、宣傳,甚至邀請一些青年去參加這些活動,所以主要是透過自身的力量去尋找那群小羊一起回到整個大家庭。

 

問:你覺得尋找他們困難嗎?

Rita:要看看每一個堂區的青年人數,某些堂區青年的分佈有一些不同,可能本身已有一大群青年,那只要稍為說一說已有許多人來[參與活動];但亦有可能本身某些堂區比較人少,青年人數亦只有那幾位……但我們都渴望能做多少就做多少,因為我們也是剛剛成立,萬事都是起頭難,未必能說有一個十分清晰的方向,但我們知道應該要怎樣做。

琹:我覺得用小組形式不失為一個尋找或吸引他們的好辦法。因為現在的青年太多興趣了,那我們嘗試由興趣開始吸納他們。我們要告訴他們:我來並不是要「向你們傳教」,而是「問你們有哪些興趣」。譬如音樂的,我們便一起玩音樂、「夾band」……先在興趣上吸引他們,到最後一些大活動,我再邀請他們參加。

問:剛剛也有談及培育這話題,你覺得澳門教區對培育的意識有多強呢?信仰培育足嗎?作為一個公教青年,教區在這些資源足嗎?你們還渴求更多嗎?

Rita:或許我分享我參與澳門教區的一些培育活動。其實我會有興趣參與的,我本身在堂區擔任主日學導師,所以有一些課程是給予主日學導師的,我更加願意去參加。不過我作為一位青年的話,參加時發現班裡的同學們都不是青年時——當然他們的知識很豐厚——但始終會覺得自己很多東西都不懂,會覺得自己的信仰更加不足。其實教區都舉辦了許多活動的,但不是以青年為對象,他們[公教青年]會想有更多專為青年而設的培育,起碼參與時大家會有共同的語言與話題,而不是去到發現自己很渺小與自卑。

琹:我認同Rita所說的,很多活動都是年齡層差距比較大,所以我們青年年籌備委員會的目標可能是:我們的活動主要是給青年人。當大家有共同的話題、大家的隙縫(代溝)不要太大,而大家會較容易去互相溝通。

 

問:我們轉一轉話題。阿琹,你早前到過羅馬,這是你第一次到羅馬嗎?

琹:這是我第一次到羅馬,而且是代表澳門教區去出席國際青年論壇,覺得害怕、不知自己能否真正代表到澳門教區。我也分享大概的日程是如何:整個青年論壇為期四天,頭三天都在一所隱修院裡,早上有一些專題講座,例如:《基督活着》應該要怎樣閱讀。到了下午我們會有分組討論,是按語言來分組,我就是到英文組,而英文組再細分了十個小組,會分散當中的參加者,裡面會有一起討論一些問題。其實得著是十分大的,因為組裡面[參加者的所在地]並不是周邊的國家,有些國家甚至是從未聽說過的。此外,又會發覺別人是這樣做青年的活動,而且我會有一個更深的體驗:並不是自己一個人做青年活動,而是這個世界每一個角落都一起在做青年活動。

 

問:你可以舉例作了哪些討論嗎?

琹:譬如我們會討論一下為何會有這個論壇,即:為何會邀請青年出席這個論壇,是因為教會開了一個以青年為主題的[世界主教]會議,最後出了一份「最後文件」,其後再出版《基督活着》的,裡面就說到青年人是要有一些動作、要有action,所以我們才被邀請去參加。而這論壇我們討論了的問題是:「到底最後文件對我們自己的教區有甚麼啟發?」、「有何不同?即在有文件前和有文件後有甚麼改變?」、「我們共同面對了甚麼問題?」,亦有閱讀《基督活着》時應注意哪些重點等等。

 

問:在那短短四天的會議中,你覺得最深刻的是甚麼?

琹:最深刻的是,最後一天我們去見教宗,本身那封[邀請]信有說到會與教宗見面,但我以為見面是他在一間房發表講話、大合照一張,誰知最後通知說我們每個人能上去與他作一點交談、握手。我在準備時已經十分緊張,然後我在想要向教宗說甚麼。排到自己時,腦袋一片空白,甚麼也忘記了,但我最後向他說,希望他能為澳門的委員會祈禱;而另外的小伙伴[澳門另一青年代表]則請他為澳門的青年及主教祈禱。

問: 參與了這四天的論壇,你如何把這些得著,帶到澳門教區,以及如何發揮呢?

琹:在主教的訊息中有三個目標「同行」、「開眼」及「起身走」。我覺得我參與這個論壇得已經達到了「開眼」;「同行」代表我會與我的委員分享這四天所學到的事物,再討論有哪些是澳門教區適合的,最後就「起身走」,走出去跟大家說我們未來的計劃是甚麼,所以你問我有甚麼可以帶回澳門,那就要大家期待一下我們之後的活動。

 

問:澳門青年較向,較難主動去接觸你們,請問你們認為要以哪些方式去宣傳?以哪些方式才能接觸到這班「羊」呢?未來是否希望有更多澳門青年加入籌備委員會?

Rita:非常之希望。其實我們都開設網上社交平台,包括臉書專頁,Instagram,各位青年人都可以透過這些平台聯絡我們,我們歡迎他們在平台上留言發表,或者私訊我們,讓我們能聽到他們的意見,甚至邀請他們與我們一起同行,我們都會給你們回覆的。

 

請問你們「青年」的定義是甚麼呢?有沒有年齡限制?

Rita:其實我們青年的定義可以非常廣泛的,除了實際的年齡之外,最重要是看大家的心境可以有多「青年」,所以我們都非常歡迎大家的參與。最重要是為我們帶來更多力量,以及願意貢獻自己多一點。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