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人類(3) 治療性複製

文:Fausto Gomez OP
譯:何紹玲

談過生殖型複製,我們繼續從倫理和神學的角度去探討治療性複製。在這裏,我們最要關注的是有關道德的問題,即是用來治療或研究之幹細胞的來源。

治療性複製之倫理

治療性人類胚胎複製,是使用胚胎的幹細胞,在這過程中,這些幹細胞有可能被破壞,這是違反孕體的生命權。生命權即從受孕到自然死亡的那一刻,是應該有活着的權利。這種研究是「通過壓制人類在尊嚴上與其他個人及研究人員本身的生命有平等的尊嚴[是不道德的]……。為了醫療的目的而犠牲人類生命是嚴重的不道德《人性尊嚴》(Dignitas Personae)。一個人不能為了好處而做壞事(cf Rom 3:8)。我們沒可能為了利用他/她作為可能治愈某人這手段去殺人:良好的結果並不能證明邪惡的手段是正當的。

一旦卵子受精,受孕開始,隨之便踏入發展和成熟階段。像所有其他人類一樣,複製人的胚胎都擁有完整的人類和倫理條件,包括基本上不可違背的的生命權。如果製造胚胎純粹是為了可以在這個過程中操控和摧毀胚胎的話,即使有幫助病人的好意,也是完全不符合人的尊嚴,因為它導致在胚胎階段的人類,存在一種只不過是被利用和摧毀的手段。因此,故意剝奪無辜人類的生命,常是道德上的惡,而且,「不論以其本身為目的或為達到善良目的的一種手段,都永遠不可成為合法」(若望保祿二世,生命的福音)

複製胚胎幹細胞相當於把嬰兒流產:「為節制生育絕對不可以直接中斷已開始的生殖進行,尤其是直接的墮胎,雖則是為了醫療緣故也不可作」(保祿六世《人類生命》通諭)。

儘管在許多國家都承認是合法,但這種人類胚胎的實驗在道德上確實是邪惡的:在這些情況下,人類胚胎僅僅被視為﹝生物材料﹞而已,但事實上他或她是﹝人類的新個體﹞(本篤十六世);為研究而摧毀胚胎明顯不是拯救生命,而是判一個毫無防衛能力的人﹝死刑﹞。

如果治療性複製的幹細胞來源是新生嬰兒的臍帶,那麼生命並沒有遭到破壞,故此是合乎道德的,在再生醫學方面也有很大的潛力。同樣,使用自然原因死亡胎兒的細胞是可以的。(參照《人性尊嚴》)

只要是尊重人的生命、人的尊嚴、遵守義德、以及合乎風險與利益之間的正比例……成體治療性複製是合乎道德的,值得讚揚。教宗本篤十六世曾寫道:「當成體幹細胞研究能恰當地把生物領域最先進的科學知識技術,融合於懂得在人類生存的每個階段都得到尊重和道德的話,也是值得認可和鼓勵的。這一新章節所展現的前景令人著迷,因為它給生殖組織疾病的人一線能治愈的方法,從而解除殘障和死亡的威脅。

人類學和倫理之底線:人類的本質應該永遠受到尊重,也就是說,人類作為一個身體靈魂、理性、情感、社會和精神存在的個體,始終應該受尊重。哲學家Seneca說:「人乃神聖事物的標記(res sacra homo)」。

 

治療性複製與基督信仰

我們該如何從基督信仰和神學倫理的角度來評價人類治療性複製?

治療性人類胚胎複製是違背所有未出生嬰兒的生命權。從人道和基督教倫理的觀點來看,治療性胚胎複製是不道德的。從受孕開始,每個胚胎……包括體外受孕/試管嬰兒,都必須被視為一個人,因此,必須從開始……即受精那一刻……他那不可剝奪的生命權就應受尊重。若望廿三世曾說:「人人應視人的生命為神聖的,因為人的生命,從開始就需要造物主的行動」。

考慮到治療性胚胎克隆是從理性和信仰的角度來反對人類胚胎的生命權,教會的教導建議胚胎幹細胞並不意味着胚胎的破壞。在這方面,臍帶治療性克隆……已經成為現實……在道德上是正確和值得稱道的,只要它尊重相應的道德原則,包括人的尊嚴與權利、正義與和平、團結與同情等。

況且,成體治療性複製是有教會訓導權鼓勵的:「教會是不會猶疑去批准成體幹細胞研究:不僅因為這些替代性方法會帶來良好結果,更重要的是因為每個人的生命,在人類生存的每個階段都被尊重,與上述方法,互相呼應」(本篤十六世)。

有一點關於人獸混合複製(human hybrid cloning)想提提大家……倫理與信仰都告訴我們這做法不道德:「目前動物的卵子已被用來與人類體細胞核重編程,一般稱為『人獸混合複製』,以便得到胚胎幹細胞。這種幹細胞不是取自人類卵母細胞的胚胎。冷凍保存使他們處於脆弱的環境中,被冒犯和被操弄。」《人性尊嚴》。E. Sgreccia 在這議題上是一位專家,他曾說:「這是侵犯人類尊嚴的禽獸行為」。教會基於神聖的聖經和基督信仰傳統的教導指出:「企圖或計劃把人類和動物混交[卵子與精子];或把人類胚胎放在動物子宮內妊娠…都是違背人類尊嚴的胚胎……」《生命的禮物》訓令(Donum Vitae)。混交:是動物?是人類?但肯定的是:若混交是人,這個破壞是完全不道德的。

 

總結下的結論:提倡生命

基於基督信仰和傳統,只要能把生活人性化,天主教會是贊成研發科學及技術的,全合乎倫理。教會的訓誨支持一切積極和有前景的技術研究;為了實現全人類(包括所有兄弟姐妹)的真正福祉和發展,也會在生物醫學上作出干預。

在尊重其他不同的聲音、在真正的對話中傾聽他們的聲音的同時,我們基督信徒應堅定地捍衛和促進人的生命——已出生和未出生、健康和脆弱——從受孕到自然死亡那一刻。我們堅信,天主是生命之主,每個人——無論已出生還是未出生——都是天父和造物主的兒子或女兒。我們人類,是天主的管家,不應干涉或破壞自然和人性法則,包括性關係、生育、婚姻和家庭。跟隨基督的必須努力實踐愛的真諦;任何個人都不應該是另一個人的複製版。我們每個人都是一個獨特和不可重複的人,擁有平等的人之尊嚴和不可侵犯的基本權利。他和她都是天主神聖的肖像——三位一體。

讓我引用天主對先知依撒意亞的話語,為複製人的討論作結束:「婦女豈能忘掉自己的乳嬰?初為人母的,豈能忘掉親生的兒子?縱然她們能忘掉,我也不會忘掉你啊?」(依49:15

 

註:複製人(human cloning,或音譯作克隆人)

 

 

 

 

 

 

 

 

 

 

 

 

HUMAN CLONING (3) – Therapeutic cloning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