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棄夢想

讓希望溜走

文祖賢 著
何紹玲 譯

自創了一系列教人如何輕輕鬆鬆而有效的《全浸式游泳》的美國游泳教練:泰瑞・羅克林Terry Laughlin ,堅守自己的一套做人原則:「每個人是可以、也應該常常旨在改善。」當他每次下水前,也會問自己:「今天我可以怎樣改良我的划水動作?」他覺得任何人輕視這點,便屬於他所謂「不治平庸」。
這件事也可以發生在靈修生活上。倘若我說:「我很好,我很安於現狀,」我其實在靈修生活上已經向下滑,陷入「不治平庸」。平庸的人是不再夢想、放棄希望、對事死心。
耶穌常常告誡祂的門徒要不時警醒,莫沉緬于過去的成就,目標要遠大,否則他們便變成平庸,結果會向魔鬼屈服,「因為,你們的仇敵魔鬼,如同咆哮的獅子巡遊,尋找可吞食的人(伯多祿前書5:8)。」總主教施恩(Archbishop Fulton Sheen) 曾解釋導致平庸、冷淡或有神朽蹟象的種種徵兆。現在待我作簡要描述。

過度自信
當耶穌預言祂被拘捕時,會有門徒要離棄祂,伯多祿卻發誓說:「『既便眾人都為你的緣故跌倒,我決不會跌倒…即便我該你一起死,我也決不會不認你。』眾門徒也都這樣說了(瑪竇26:33,35)。」我們曾幾何時也作過如此空泛的承諾?
可是,教宗方濟各也提醒我們這可悲的真相。他在2014年1月31日說過:「我們都是罪人,經常受誘惑,而誘惑就如我們日用的食糧。如果有人說他自己從未被試探過,那麼他一定是個普智天神[天使],否則就是有點笨了,同意吧!」
大概兩個月之前,即2013年11月20日,他已說過:「司鐸同樣需要辦告解,主教也一樣,我們都是罪人。教宗也會每兩星期辦一次告解,因為教宗也是罪人,聽我告解的神父會聆聽我要說的、給我忠告、再赦免我的罪。我們大家也有這需要。」
今年2月18日,教宗在他的推特網寫出:「天主,求你賜我們自知是罪人這恩典。」還記得你上次懺悔和求寬恕是什麼時候?

不再禱告
耶穌叫門徒和祂一起醒寤祈禱,但祂還未開始,「衪來到門徒那裏,見他們睡著了(瑪竇26:40)」我會相信天主的訓誨而「應當時常祈禱,不要灰心(路加18:1)」?我會每天定時和天主約會,還是等到問題出現才跪下祈禱?我會隨便找來藉口去推遲或取消與天主的聚會?我會只告訴祂我想祂辦的事?卻沒給祂機會告訴我可有什麼能為祂效勞的?我會只顧滔滔不絕而忽畧了祂也有話對我說?我會感謝祂給我的一切和派遣某些人來到我身邊?我會和祂分享我的歡樂?我會常常讚美祂?我會用誠懇的心崇敬祂嗎?

完全倚賴人力
「有同耶穌在一起的一個人,伸手拔出自己的劍,砍了大司祭的僕人一劍,削去了他的一個耳朵(瑪竇26:51)。」如果因過往的成就而沖昏頭腦,覺得自己是超人的話,我們的心靈已陷入險境了。今年教宗在他的四旬期文告提到:「要抗拒邪惡的誘惑:認為我們可以單靠自己的力量便能拯救世界和我們自己。(發自梵蒂岡)」通過若望,天主說:「我知道你的作為:你也不冷,也不熱;巴不得你或冷或熱!但是,你既然是溫的,也不冷,也不熱,我必要從我口中把你吐出來。你說:我是富有的,我發了財,什麼也不缺少;殊不知你是不幸的,可憐的,貧窮的,瞎眼的,赤身裸體的」(若望默示錄3:15-17)。

不太投入
「伯多祿遠遠跟著耶穌…」(瑪竇26:58)。一個冷淡的人矛盾之處便是,他希望自己的靈魂得救,卻不肯全力以赴,凡事半成全已感到很滿足;他不想被定罪,又怕承擔責任;只謀最低要求,故從不懂怎去愛。聖十字若望曾經寫過:「在我們生命的黑夜,將根據愛而審判我們。」
如只去迴避重罪,對小罪卻處之泰然的人,他的心靈已陷於平庸狀態了。但,亞維拉的聖德蘭卻警告我們:「若你對自己犯的罪不感到懊悔,你應該害怕,因為就是小罪也應把你心靈充滿悲傷 … 為了天主的愛,即使是最輕微的小罪,我們也該小心提防…

尋找卑微人的安逸
「那時,僕人和差役,因為天冷就生了炭火,站著烤火取煖;伯多祿也同他們站在一起,烤火取煖」(若望18:18)。人一旦遠離天主温暖的愛,他便會去尋找其他温暖的地方。新科技可供我們前所未有的舒適,但謹防這些安逸會令我們入迷。「要少給些肉體所需求的。不然,它會變成叛逆者。」(聖施禮華:道路196) 猶達斯搭上他老師的敵人後,他「遂尋找機會,把耶穌交給他們」(路加22:6)。

補救方法
因此,如果不想向這絕症屈服,我們又可做什麼?當我們祈禱時,要抓緊天主的目光,向祂直視,憑着祂的恩典,當場從新振作。讓我們回想伯多祿三次不認耶穌那情景。「主轉過身來,看了看伯多祿,伯多祿就想起主對他說的話來…伯多祿一到外面,就悽慘地哭起來了。」(路加22:61-62)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