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所有分類 All categories

隔世相見

文:Nicolau

父親: 當你活到跟你父親生你的年齡相同的時候,內心會否有一種與他隔世相見的感覺?

或許在外生活,所遇到的問題會比以前多且複雜,適逢我現在的歲數正是父親生我時的一樣,我不禁猜想起在那個還是葡萄牙一個海外省的年代,父親是如何面對生活。

往昔澳門人很清貧,有一對夫妻無懼生活的緊絀,勇敢誕下第四個孩子。他們的喜悅,可由兒子滿月時在家叫了「到會」來宴請親友來感受。入讀幼稚園第一天的情景,彷彿是珍藏在兒子心底裡一幅林布蘭筆下的名畫:在暗影中一眾家長擠在課室門口,引頸看著子女的狀況,而在光線下,一位父親跨步向前為兒子送風撥涼。這幅親子的油畫,永遠叫人動容!

父親特別喜歡帶兒子逛街。拖着他的時候,有時會施以不同的力度和節奏來嬉戲,父親的這顆童心,逗得他很開心。還記得經過新馬路那間門前烤著牛肉乾的店舖,兒子垂涎,父親竟買了一片在當時算是相當高級的零食給他。在兒子吃得像得到全世界的時候,父親提醒他留點給哥哥姊姊嚐嚐。這位父親,雖然只得那兩個睡前故事-「薜仁貴」、「人心不足蛇吞象」甚麼的,但已叫兒子百聽不厭。有一年,一艘葡國戰艦訪澳,父親帶他去參觀。這究竟是父親自己好奇,還是真的想讓只幾歲大的兒子一開大西洋的眼界,至今仍是不解之謎。

在那短暫的12年裡,切頭切尾後再加上父親輪班工作的關係,父子相處的時間其實少得可憐。對父親的認識,只能憑著回憶中的一鱗半爪來推敲。當年小至家中各樣的維修及建設、為子女選擇學校、飼養各種寵物、大至兩次的搬屋等等,都應該是這位作為家庭支柱的丈夫在資源有限的情況下,跟妻子商量後的決定。 現在人大了,對於這樣的人生境遇的體會,多了一層思考和感受,這還包括了對大聖若瑟當時的生活狀況的一些默想。

【聖言啟航】欲居先者當殿後 一介小子納如主

文:梁展熙

乙年常年期第廿五主日

 

本主日的福音主題是直接延續上主日的。上週我們聽到,在《谷》中,伯多祿雖然口中說出「祢是默西亞」,但他顯然只從猶太人的軍事(推翻羅馬帝國外族統治)以及政治(復興猶大民族的達味王朝)意義來理解「默西亞」名銜(當然古時並無政教分離的概念,因此上述元素自然也包含其宗教信仰維度)。在耶穌首次預言真正的「默西亞」要面對的苦難後,伯多祿『警告』耶穌。他這份只要默西亞光榮而拒絕接受受苦的心態,當然被耶穌斥為「撒殫」。本週,耶穌再度向門徒們預言:「人子將被交付於別人手中,被人殺害,但在死後第三天將要復活」。門徒們又是如何反應?

《谷》藉旁述之口總結了他們的反應:「對於這番話,眾門徒並不明白,又不敢詢問」。在耶穌上一次預言默西亞受苦之後,他們其實已先後經歷了〈耶穌顯聖容〉(9:2-13)和〈耶穌治好附魔兒童〉(9:14-29)。但很明顯,門徒們對耶穌身份的理解並無寸進。更嚴重的是,他們「不敢詢問」。這並不叫人意外。畢竟,不久之前,伯多祿便因為不能接受耶穌的教導而警告祂後,被祂當眾罵作「撒殫」。

週三公開接見 教宗:絕不可辱罵父母

(梵蒂岡新聞網訊)教宗方濟各週三(19日)於聖伯多祿廣場主持週三接見活動,並在要理講授中指明一條基督徒應走的幸福道路:「為過幸福的生活,就需要孝敬父母」。

教宗解釋,「藉着耶穌,我們在童年的創傷確實能轉化為潛力,正如許多聖人所經歷的那樣。因此,應與自己的生活重新和解,不再詢問自己『為何』受這樣的苦,而要省思為了哪項使命,天主才『透過這經歷來磨練我』。」

聖真納羅乾枯的血液化成液體

(梵蒂岡新聞網訊)意大利那不勒斯總主教塞佩樞機宣布,當地主教座堂保存的聖真納羅(Saint Januarius)乾枯的聖血週三(19日)再次化成液體。聖真納羅是那不勒斯城的主保。

塞佩樞機向《宗教新聞社》表示,「聖真納羅邀請我們以更深層次的眼光看待這城市」。他解釋,今天從正確方向看待城市,「意味著把它置於我們關注和照顧的中心。那不勒斯是聖真納羅的那不勒斯,因為他選擇了它、保護它,並且愛它。」

那不勒斯有諸多問題,塞佩樞機說,但「那不勒斯需要依靠青年才能再度飛翔。即使有聖真納羅的保護和鼓勵,青年必須要求擔任主角。首先要給他們希望的理由,而他們則應該把這希望體現出來。」

塞佩樞機說,因家庭重擔和種種原因,很多年輕人剛進入社會就已筋疲力盡。為此,團體和個人,機構和民間組織以及教會,要盡一切努力幫助他們。

教宗接見加布遣會士:要吸引衆人尋求天上的事

(梵蒂岡新聞網)方濟各加布遣會上月27日至本月16日於羅馬舉行第85屆修會大會,並選出意大利籍的羅貝爾托·傑努因(Roberto Genuin)兄弟為新任總會長。會士們上週五(14日)到梵蒂岡,並獲教宗方濟各見面。教宗勉勵他們以謙卑和純樸的心接近群衆,吸引衆人尋求「天上的事」。

埃及主教遭殺害震動科普特禮教會

(天亞社訊)埃及警方表示,北部一間位於偏遠沙漠地區的隱修院,其獲尊崇的院長於7月下旬遭一名前修士殺害,並揭發案件或跟修院內部分裂有關。這突顯了埃及科普特基督徒所面臨的危機。

遇害的院長埃皮法尼厄斯(Epiphanius)主教,師承「神貧的瑪竇神父(Father Matthew the Poor)」,後者擁護教父和隱修生活的復興。

非洲主教:社交媒體非福傳的魔術棒

(天亞社訊)非洲塞內加爾達喀爾總教區本雅明.恩迪亞耶(Benjamin Ndiaye)總主教5月12日向天主教傳播專家致辭時表示,對使用社交媒體作為福傳工具有所保留。

這位總主教在第五十二屆世界社會傳播日的慶祝活動上對參加者說:「深度的相遇讓人認識耶穌基督,並跟隨祂。」

他認為,相信社交網絡可能成為傳播福音的主要工具,是天真的想法。恩迪亞耶總主教指:「社交網絡是基於不持久的即時性。」

他說:「在我看來,人類文明所面臨的巨大挑戰,是培養願意深度思考的人。因為每個人都只關心膚淺的感觀之中。」

因著這一信念,這位總主教拒絕了媒體專家,以他名義於社交網站Twitter開設賬戶的建議。

他說:「天主聖言邀請我們去內化,而每天講幾句話並不會加深我們的基督信仰。」

 

規管的需要

從恩迪亞耶總主教的觀點來看,流行的事物並不一定會有效地促進建設文明所需的深度。

他說:「每分每秒也有新聞發布是好的;不過,缺點是十分鐘過後,它會被其他東西蓋過去。」

總主教問道,在這情況下,怎可能培養有血有肉的人?他們能完全紥根於他們的土地、文化和信仰之中嗎?

恩迪亞耶總主教指出,整個傳播領域亦面對著規管的挑戰。他解釋:「這是因為社交媒體是一種公眾平台,每個人都可以說自己想說的話而不顧後果。」

 

到達鄉村世界

儘管如此,恩迪亞耶總主教仍相信教會有必要進行傳播。他鼓勵教友傳媒工作者走進「塞內加爾的深處」,與生活在鄉村的基督徒交談。

他續說,在其中一些村莊裡,「因為有背教者,故只有一、兩戶基督徒家庭;這些村莊的孩子甚至不懂得劃十字聖號。」

恩迪亞耶總主教又指出,有必要避免一種「基於階級的溝通」,因為信息關乎每一個人。

最後,他鼓勵記者更多關心當前的事件,特別是發展和環境的問題。

神父、修女和心理學家們正協助受洪災襲擊的喀拉拉邦災民

(天亞社訊)印度南部喀拉拉邦上月遭遇自1924年以來最嚴重的洪災,近百萬災民無家可歸。心理學家和輔導員日以繼夜協助災民,以恢復他們對生活的正常感。

當地心理衛生部門、教會團體,以及其他的志願機構,通過熱線電話服務和非正式家訪,正努力協助災民克服水災後經歷的創傷。

聖母也坐飛機

花地瑪聖母國際朝聖會聖母聖像(International Pilgrim Virgin Statue of Our Lady of Fatima,IPVS)在過去30年間,將花地瑪聖母聖像帶到全球各地,讓各地信友舉行敬禮花地瑪聖母的活動。這尊聖母聖像曾走訪多國,甚至成功「潛入」當年的蘇聯。(來源:IPVS / Flickr)

DICITE – Music by Aurelio Porfiri

Liturgical Mass She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