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言啟航】未完的試探

文:梁展熙

乙年四旬期第二主日

每年的四旬期第一主日,禮儀都以「耶穌受試探」為福音選讀的主題;至於第二主日,則以「耶穌顯聖容」為中心。讀經一方面,三年的第二主日都圍繞著聖祖亞巴郎的故事。乙年的舊約選讀是俗稱「亞巴郎獻子」的一幕。而這一幕,與《谷》的「耶穌受試探」放在一起時,似乎突顯了「耶穌受試探」鮮為人所提及的一個面向。

讓我們回想一下,在耶穌『顯聖容』(谷9:2-10])之前,祂與門徒們之間發生了甚麼事?沒錯,就是在耶穌首次預言自己要受難然後復活,接著伯多祿勸阻,最後耶穌斥他為「撒殫」(8:33)。然後耶穌召集門徒及群眾,公開地說:「誰若願意跟隨我,該棄絕自己,背著自己的十字架,跟隨我……」(34-38節)。按《谷》脈絡,就是在這一幕過後六天,耶穌帶著伯多祿,以及載伯德雙子(勿忘這倆兄弟後來的要求;見10:35-45),上山,『顯聖容』。

「撒殫」一詞,除了耶穌為自己辯解(3:23, 26)和比喻中(4:15)的不算,真真正正在《谷》的場景中登場的共有兩次:一次是「耶穌受試探」之時;另一次,沒錯,就是在上述耶穌罵伯多祿的時候。從這角度看來,耶穌『顯聖容』與魔鬼的試探,未必毫無關係。

不過,兩者之間也有顯著的分別。頭一次,魔魔的試探即說服耶穌不以天主的安排,而按自己的意思行事是直接與耶穌面對面發生的(也許藉著耶穌的內心掙扎)。這一次,試探是來自一個耶穌選擇與其緊密生活行動的門徒。這門徒顯然而已被這試探所說服,並在耶穌揭示自己要走的路之後仍予以阻撓。也許,耶穌之所以顯聖容,就是要定軍心,讓他們一窺苦難之後的希望所在。

問題是:『顯聖容』究竟是甚麼?最直接的答案,當然就是耶穌「變了容貌,祂的衣服輝耀潔白,遠勝於世上一切的白布」。但這只是肉眼可見的現象。那麼,『顯聖容』的真象是甚麼呢?《谷》的細節有給我們一些提示。

《谷》寫道:「厄里亞和梅瑟也在他們面前出現,和耶穌交談」。為甚麼是「厄里亞和梅瑟」呢?最為人熟悉的說法,梅瑟代表猶太律法,厄里亞代表猶太先知。這很可能是答案,但我斗膽想到另一個可能性,就是他們二人類似的遭遇:無論多少猶豫,最終按天主旨意履行使命。

梅瑟解放了在埃及世代奴役的以色列人。然而,在他有這意識之前,他已出於義憤救了一個被埃及監工毆打的同胞。他卻為避禍而逃到米德揚地方,並在那裏成家立室、生兒育女,又為岳父顧羊,過著幸福安穩的生活。當然,命運還是逃不過的。面對上主的呼召,這個以公主兒子身份在宮廷長大和受教育的人,卻以口舌不靈為由多次推搪。想來,實是不欲放棄安穩生活去接受這兩面不討好的使命罷了。最終,我們都知道,他仍接受上主安排,協助完成上主選民神人之約的創舉。

厄里亞的情況更是明顯。他在殺死所有在北國以色列中巴耳神的先知之後,反而被異邦(教)王后依則貝耳下格殺令。為保存性命,他逃進曠野,躺睡求死。此時,上主兩度派使者供他飲食,並對他說:「起來,吃罷!因為你還有一段很遠的路」。最終,他起了吃了上主的供給,也走完上主要他走的路。

話說回來,「試探」也是讀經一的主題。「亞巴郎獻子」這一幕開宗明義說:「天主試探亞巴郎說……」。當然,讀經一與福音選讀之間也有很大差別。前者是試探的過程,後者則是耶穌如何幫助伯多祿等面對試探。但與此同時,耶穌也要再次面對這試探,儘管祂早已下定決心。

這幫助,可見諸祂「顯聖容」。但如上述,這是外在的部分。「顯聖容」的另一部分,在於耶穌再次確定,無論從人性上說,祂要面對的如何難受,祂甚至可能有所躊躇,但祂仍決定會好像兩位前人一樣,一步步走向加爾額略山。祂皎潔的聖容,輝耀的白衣,可說是這份充滿信德的決心的外在顯現。

因此,當伯多祿仍妄想可以在這彷如世外桃源之境中苟且偷安之際,雲中聲音卻要他們聽從祂。祂不但以行動拒絕了伯多祿的提議,並祂吩咐他們保守秘密,而且秘密中隱藏的一句「直到人子從死者中復活」卻揭示出祂無比堅定的決心,要按天主父的安排,走畢祂應走的路。

在我們的社會中,成為基督的門徒,並不需要付上如此沉重的代價。不過,要時刻提醒自己要以上主的愛的旨意為宗旨來生活,卻也不見得容易。基督乃萬民之光,而教會的存在,就是要映照出基督的光芒(見《萬民之光:教會憲章》1)。要使我們面上散發光芒,讓我們那件與基督同死共生的白衣無比輝耀,靠的並不是外在的化妝漂白,而是聖詠作者所誦唱的「有生之日,我都要在天主面前行走」的決心。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