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地基督徒對特朗普的宣布表示恐懼與擔憂

註解
猶太男子於耶路撒冷哭牆前祈禱

美國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引起全球關注,有當地的基督宗教領袖表明對美方此舉感到恐懼,並要求尊重國際法,以維護地區和平。

根據紐孝斯神父(Fr. David Neuhaus)接受《天新社》記者的電話訪問,他對這決定的第一反應,就是恐懼。這位為希伯來團體服務的神父形容:「你觸碰耶路撒冷,事情就爆發了。」他解釋,對於平民來說,這一個舉動有三個主要的關切:「首先,有多少人會死?……然後暴力及生命損失的程度?」

紐孝斯神父說,在另一個層面上,也有人擔心美國偏離了國際法中廣泛接受的立場,而且羅馬教廷亦「非常,非常嚴格及努力地跟從。」

「羅馬教廷在這辯論中一直保持着非常嚴格的態度,而現時所引起的那種不安感覺,就是全球最大國之一不願維持在我們一直保持的辯論中,而這辯論亦是我們一直嘗試藉此來解決耶路撒冷的有效方法。」

第三個直接的問題,也就是教會本身對此特別感興趣的問題,就是在於耶路撒冷本身的特徵之上。神父解釋,將耶路撒冷這城拖入政治層面上的討論,就是「危害這城市作為聖城(聖地)的一個特徵。」

現時在耶路撒冷聖地的真正關注,不只是為了保護聖地——因聖地對猶太人、基督徒和穆斯林來說,耶路撒冷的聖地具有特殊的宗教意義——但同時也要為了那些探望他們的人。

紐孝斯神父說:「人們總是從這種政治對話中迷失,因為我們談的是保育,亦肯定有我們的恐懼,但那裡再沒有人了。

他接着說:「若暴力事件發生,到當地的朝聖事業將會停止,到訪的朝聖者亦會面臨危險,因為當有國家採取類似這樣的立場,而這立場似是排除了其他人的立場時,人們的安危便不能獲得保障。」他重申居住在該城的人也有這憂慮。

耶路撒冷是一個包括不同心態的人的地方,這些人當中,有些人「感到越來越疏遠」和被排除,又有些人則感到「選擇一方多於另一方,一個宗教傳統勝過另一宗教傳統」。在這個概念上,神父認為特朗普的決定,可能會左右這城市本身的特質。

雖然以色列右翼分子一直慶祝這個決定,就如1917年貝爾福宣言(Balfour Declaration)宣布英國支持建立「猶太人之家」;為基督徒及穆斯林的巴勒斯坦人,只是感到絕望。

總而言之,神父指美國這舉動背叛了國際社會之前所決定的事實——從前國際社會的決定,就承認耶路撒冷的「特殊地位」,並嘗試保護她,以避免成為引起衝突的中心——然而,與其跟隨這個決定,特朗普政府的宣布明確地將耶路撒冷置於中間。神父又補充,長遠來看,這個決定將會帶來更混亂的情況。

特朗普從來沒有說過耶路撒冷的定位,但紐孝斯神父形容,特朗普這個「虛張聲勢」之舉,有如向全球其他國家吐口水:「這可能不是最謹慎的舉動。這種討論不能避免分裂,只會鼓吹分裂。他們希望得到最好的結果,但未來是不明確的。」

他又說,很多以色列人問自己一個問題:「以色列會否為美國這份『大禮』付出代價?……這會是我們現時不能看見、是一些更大的事嗎?」

神父接着說,這些事情在未來幾個月裡會變得更清晰,「但要謹記事情已經改變,而這改變並不會是好的。」

耶路撒冷的宗主教與教會領袖,均與紐孝斯神父的擔憂表示一致,對美方此決定的後果並不樂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