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分類 All categories, 活出信仰 Faith and Life

為內心的鬥爭訂下策略

2014年9月12日

要愛便要拼

文祖賢

撒慕爾紀下十一章開始時記載:「年初,正當諸王出征的季節,達味派約阿布率領他的將官和以色列人出征;他們蹂躪了阿孟子民,就包圍辣巴。當時達味住在耶路撒冷。一天傍晚,達味由床上起來,在宮殿的房屋頂上散步;從房頂上看見一個女人在沐浴,這女人容貌很美。」以後的事也該不言而喻罷。

留意這個對比 : 當時正是「諸王出征的季節」,可是達味在做什麼? 打盹兒! 所以如果你清楚達味日後的不幸遭遇,你便會明白當「諸王出征」他卻「打盹兒」是如何的不智。我們都是王,就從洗禮那天,我們便是王。為什麼?因聖洗把我們變成基督。而這基督-默西亞或受傅者-是有三重功能的。他是司鐸、先知和君王。我們便如此變為王了。身為王的任務是什麼呢?是主人、是君主。什麼君主?首先是當自己的主人(參照天主教要理第908則)。這是身為君主的第一個任務。因為如果他連自己也不能統治,怎能冀望統治眾人?

意思是為王的應長期在作戰狀態,常常準備上陣應戰,為心中的鬥爭作戰,他怎可能打盹! 難怪聖保祿在給厄弗所人書中叫我們 : 「要穿上天主的全副武裝」(厄弗所書 6:11,13)。而聖伯多祿更告誡我們 : 「要節制,要醒寤,因為,你們的仇敵魔鬼,如同咆哮的獅子巡遊,尋找可吞食的人。」(伯多祿前書 5:8)

上週我們談過這「天主的全副武裝」是從禱告及聖事中獲得的恩寵,恩寵是光和力:心靈旳光和意志的力量。但恩寵只會在使用時才會發揮功效。在家裏我可能有所有牌子的肥皂,但若然我從不洗澡,我一樣會一身骯髒和臭味。所以我們要裝上恩寵,作戰下去。

門徒們曾問耶穌:「主,得救的人果然不多嗎﹖」耶穌對他們說:「你們竭力由窄門而入罷! 因為將來有許多人,我告訴你們: 要想進去,而不得入。」(路加褔音13:23-24)

「竭力由窄門而入」-竭力(希臘文為agonitesthe、拉丁文為conténdite)暗示一場競爭、一場比賽。這就解釋了為什麼聖保祿曾告訴幾個聖教會初期的教宗:「若有人競賽除非按規矩競賽,是得不到花冠的。」(弟茂德後書 2:5)

在格林多前書 9:24-27,他解釋說:「你們豈不知道在運動埸上賽跑的,固然都跑,但只有一個得獎賞嗎?你們也應該這樣跑,好能得到獎賞。凡比武競賽的,在一切事上都有節制;他們只是為得到可朽壞的花冠,而我們卻是為得到不朽壞的花冠。所以,我總是這樣跑,不是如同無定向的;我這樣打拳,不是如同打空氣的;我痛擊我身,使它為奴,免得我給別人報捷,自己反而落選。」給希伯來人的書中 : 「你們與罪惡爭鬥,還沒有抵抗到流血的地步。」(希伯來書12:4)

可是有些鬥爭卻叫我們不要面對敵人,反要逃遁。這個尤其適用於貞潔和忠誠的誘惑。2013年7月2日,教宗方濟各提及羅特的故事,(參照創世紀19章),天主要毀滅索多瑪,便叫羅特和他家人一起逃亡。「天使叫他避開,但他內心卻不能與邪惡和罪孽脫離。」雖然各人很想離去,教宗方濟各卻意猶未盡地繼續說 : 「每每有一些事把我們拖延着,於是羅特便嘗試和天使作個公平談判。」如果泥足深陷於罪惡中,要立即割席是絕不容易,那怕只是一個誘惑,是真的難!但天主的聲音會告訴我們:「快遁啊!你不能與火和硫磺爭鬥,它會把你吞噬。遁吧!」聖女小德蘭同樣教導我們:有時當面對引誘,逃避也該是上策,別為逃避而感到慚愧,我們得承認自己的軟弱。有一民間智慧,(雖然有點兒諷刺),也許道出真理:經過戰鬥而逃走的人,才有機會改日再戰。

重點是什麼呢? 我們又怎能為自己的靈魂和未來的快樂作戰到底呢 ? 就讓我給大家一個建議 : 為自己找個神師。我們都是心靈運動員,都需要心靈教練。定期地(起碼兩星期一次)和他/她見面,我們便不會「為各種教義之風所飄盪,所捲去,而中了人的陰謀,陷於引入荒謬的詭計。」(厄弗所書 4:14)

2011年5月19日,教宗本篤十六世作了以下的解釋 : 「我們的教會是一如既往,建議大家去找位神師,並不只局限在那些想深入探討天主的一羣,而是為每一個想為自己聖洗負責的天主信徒-也就是基督新生命。

每個人,尤其得了聖召的該緊緊追隨天主,也該在宗教要理及專業知識上找個導航,從而省去不必要的主觀,好去抓緊知識和經驗去跟隨耶穌。精神指引就是去建立一種相等於天主和祂門徒間的個人關係 ,一種在祂引導下建立的盟約。跟隨祂,去擁抱祂的意願,也就是 : 去擁抱十字聖架。」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