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穌有一個完美的承接計劃嗎?

直到天荒地老

文祖賢

聖保祿曾說:「 因為衪願意所有的人都得救,並得以認識真理。」( 弟茂德前書 2:4) 如果那是真的話,祂又怎能確保祂的教學和真理能發揚光大及能世代相傳呢? 還記得祂說過祂自已便是真理? 所以我們要相傳的不只是祂的教學或祂的言論,而是祂本人啊!這個真的成嗎?

福音告訴我們耶穌揀選了一些祂曾教導過和曾賦于大權的人。有四福音中有三部(瑪竇10:2-4; 馬爾谷3:13-19;  路加6:12-16) 和宗徒大事錄(1:13) 已列出耶穌從他們中精選了的十二位。他們非志願者,而是耶穌 :「把自己所想要的人召來,他們便來到他面前。」(馬爾谷3:13)雖然在那四名單內的排序並不一樣,但西滿伯多祿總是排名第一,排最後的永遠是猶達斯依斯加略。又如果我們把他們分成四小組,每小組成員總是一樣。這一團都是從祂的跟從者(門徒)中挑選出來的:「 衪把門徒叫來,由他們中揀選了十二人,並稱他們為宗徒」(路加 6:13)

 

祂究竟交給了他們些什麼責任呢? 當中有:

壹:「他就選定了十二人,為同他常在一起,並為派遣他們去宣講,且具有驅魔的權柄。」(馬爾谷 3:14-15)

貳:祂命令他們要為祂作寬恕和慈悲的工具。耶穌說了這話,「就向他們噓了一口氣,說︰ 你們領受聖神吧!你們赦免誰的罪,就給誰赦免;你們存留誰的,就給誰存留。」(若望 20:22-23)

: 祂不只給予這十二宗徒教殼學的能力,更有能力再次把祂帶到我們當中。「這是我的身體,為你們而捨棄的。 你們應行此禮,為紀念我。」(路加 22:19) 聖保祿更證明一字一句的真實性。這裏耶穌並非作比喻。「我們所祝福的那祝福之杯,豈不是共結合於基督的血嗎?我們所擘開的餅,豈不是共結合於基督的身體嗎?」(格林多前書10:16)

早期教會的信徒堅信這一點。聖游斯丁(公元165年殉道)曾記載:「宗徒門通過他們的回憶錄(即現今的福音),已記載了耶穌指令他們要做的事。祂告訴我們: 祂拿起麫餅,感謝了,說:「這是我的身體,你們要為紀念我而舉行這事。」祂同樣拿起了杯,感謝了說:「這是我的血。」天主就只把這指令交給了他們。

耶穌並非只向某一代頒發這使命,而是世世代代。「所以你們要去使萬民成為門徒, 因父及子及聖神之名給他們授洗,教訓他們遵守我所吩咐你們的一切。看!我同你們天天在一起,直到今世的終結。」(瑪竇28:19-20) 為確保連續性地使這使命相傳下去,宗徒們會通過覆手這禮儀,被賦予這力量。

從那十二位,祂挑選了一位為首 : 便是伯多祿。我們怎知道? 佐證可真不少。

其一 : 耶穌給他起了新名字。由原本的西滿,耶穌叫他〝刻法〞(希伯來文為KephasCephas),希臘文意即〝磐石〞,英文為 Peter〝伯多祿〞(參看瑪竇16:18 和若望1:42) 。在舊約時代,當天主要揀選 某人作大事,祂必給他起一新名字: 亞巴郎改名亞巴辣罕,雅各伯叫作以色列。

以下便有更多証明:

從若望22章31-32節可以看到,耶穌告訴西滿:「西滿,西滿,看,撒殫求得了許可,要篩你們像篩麥子一樣。但是我已為你祈求了,為叫你的信德不致喪失,待你回頭以後,要堅固你的兄弟。 」

還有,當耶穌復活後,祂和伯多祿的那片感人對話。祂單單只問伯多祿: 「你愛我嗎?」每次聽到答覆後,耶穌也會告訴他: 「你餵養我的羔羊」或「你餵養我的羊群」 (參照 21:15-17).

搜集四福音和宗徒大事錄,伯多祿的名字(包括西滿、西滿伯多祿)出現了不下184 次,第二位是若望,才只不過30 次。

大多時伯多祿也是領前,往往為宗徒門發言,(參照瑪竇19:27; 馬爾谷10:28;若望 6:68;  路加8:45, 再18:28); 他請耶穌解釋比喻(瑪竇15:15); 他問耶穌:「你講的這個比喻,是為我們呢,還是為眾人?」(路加12:41); 他宣稱耶穌是默西亞(瑪竇 16:16; 馬爾谷8:29; 路加 9:20);  當耶穌預言自己的苦難及死亡時,他直斥耶穌(瑪竇15:22 ;馬爾谷 8:32)。耶穌顯聖容時帶了三位宗徒上山,只有伯多祿建議搭三個帳棚 (瑪竇17:4;馬爾谷9:5; 路加 9:33); 又當耶穌說: 「 凡你們在地上所束縳的,在天上也要被束縳; 凡你們在地上所釋放的, 在天上也要被釋放(瑪竇 18:18)」,就只有伯多祿問:「 我該寬恕多少次」(瑪竇18:21); 他承諾就算被迫害,在衆叛親離情況下,他也肯定不離不棄: (馬爾谷 14:29; 若望13:37); 當士兵要捉拿耶穌時,他感到是他的責任去捍衛耶穌(若望 18:10);當一些婦女告請他耶穌復活了,他立即跑到墳墓 (路加 24:12; 若望  20:3) 當時若望 是先到的,他若望 卻讓伯多祿先進去(若望 20:4-5)。其他旁人也認出伯多祿是十二人中的領袖: 半「協刻耳」稅(half-shekel tax) 的稅吏(參看瑪竇17:24); 墳墓旁的天使(參看馬爾谷16:7); 和其他同行的門徒們(參看路加24:34)。

伯多祿有接班人嗎?從早期基督宗教著作已看到一列繼承者或教宗的名單: 在里昂的聖依勒內 (St Ireneaus of Lyons, ca 130/140-203 AD)的著作《對抗異端》(Adversus Haereses),已列出伯多祿的接班人直至公元180年。聖俄皮達徒(St Optatus)的 《有關多納徒派的異端》(De Schismate Donatistarum)把名單伸展 到公元366 年。聖奧斯定(354-430 AD)更把名單延至公元400 年。

那麼耶穌有承接計劃嗎?這還用說麼!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