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玫瑰山莊五天朝聖」旅程後感

余佩嬋 由聖老楞佐堂及朝聖服務協會於十月十二日至十六日合辦的「福州玫瑰山莊五天朝聖」旅程已順利完成。是次朝聖團一行二十五人,由周安智神父為隨團神師。朝聖的聖堂分別有玄義玫瑰聖母大堂、泛船浦聖多明我主教座堂、廈門玫瑰聖母主教座堂、鼓浪嶼耶穌君王堂及漳州嶺東聖若瑟堂等。

《鋼琴全面睇》講座系列第二場 觸感與音色

(本報訊)聖庇護十世音樂學院《鋼琴全面睇》系列講座第二場「觸感與音色」,將於2015年11月8日(星期日)下午3:00 – 5:00舉行,此場講座重點介紹鋼琴琴膽的結構、擊弦機的調整如何改變觸鍵感、琴槌的處理如何改變琴聲的音色及關於維修、調音技術層面的各種深入問題等等。講座中並會指導聽眾嘗試親手調音,加深聽眾對鋼琴調音技術的認識,也可藉此了解音樂會演出前或家中鋼琴調音時,如何與你的鋼琴調音師溝通,以加強觸鍵及音色上要求。講座適合鋼琴老師、主修鋼琴的學生及有興趣人士參與。

家庭主教會議2015(三):第三週

神學展望 梁展熙 十月十九日,教宗於上週末所發表的講話繼續引起迴響。方濟各在十月十七日的演說中【1】,除了強調主教會議的三重聆聽(平信徒、主教彼此、羅馬主教)外,他提出教會該思考涉及主教層次的「中級團體領導」(intermediate collegiality),參照古時教會權力下放程度相對較高的架構。「教宗並不獨自高於教會之上;相反,在教會內,在受了洗的天主教徒之中,他是其中之一,在主教團中,他是眾主教之一」。同時,他補充道:「要教宗代替地方主教去考慮他們轄區內的每項議題,是不智的。從這意義上說,我意識到有需要去提倡健康的『權力下放』(decentralization)」。

諸聖 過去 未來

聖言啟航(諸聖節) 梁展熙 這星期的主日,適逢諸聖節。由於那是慶節,禮儀位階高於常年期主日。因此,當天慶祝諸聖節,也誦讀禮儀為該節所定的讀經,而非乙年常年期第卅一主日的。由於當中的讀經(如《瑪》的「真福九端」【1】等)我們大概都耳熟能詳了,所以就讓我們連同彌撒禱文一起,欣賞和投入今天的彌撒禮儀之中。

《母院史:一冊未完成的回憶錄》

鮑思高神父著作 梁定國神父 我想以三個問題來介紹《母院史》這冊書籍。 首先,鮑思高神父為什麼要寫這本書。從「前言」中他清楚地指出,首要是因為「那位有最高權力者」命令他去寫。那麼,誰是這位「最高權力者」?是當時的比護九世教宗。當鮑思高神父於1858年首次前往羅馬覲見教宗,談及有關創立慈幼會的事宜,當教宗詢問他有否一些比較特殊的事情發生在他身上時,鮑思高神父敘述到他的九歲奇夢及其它的事情,教宗對此十分感興趣,鼓勵他將這些事情寫下來,因為為他將來的神子很有作用。常被稱為「服從教宗」的鮑思高神父也有不聽話的時候,當鮑思高神父在九年後(1867)再次覲見教宗時,教宗還記得他曾鼓勵鮑思高神父所做的事,但他卻因事忙,將這件事置諸腦後,完全忘記了,教宗於是「命令」他將所有重要的工作都要放下,執筆書寫。但鮑思高神父又再等了六年後,終於在1873-75年間才將《母院史》書寫下來。

「沒有膝蓋的惡魔」

基督徒生活的核心和根源(3) 文/文祖賢 譯/吳志濠 jmom.honlam.org 我們先前談論過聖祭禮是:1) 耶穌奉獻和被奉獻的犧牲;它是 2) 以耶穌為食物的一頓筵席。再者,耶穌-偽裝在麵包內 3) 停留在聖體櫃內,與我們在一起:聖祭禮也是為朝拜真正臨在的天主。故此,《天主教法典》使用三個字來總結聖祭禮:(耶穌)被奉獻的(offered),領受的(received)和蘊藏的(contained)。

聖方濟各沙勿略在東方(35)

文德泉蒙席 著 踏足澳門的第一位耶穌會士 從澳門寄出的第一批書信是由兩位耶穌會士所寫的,他們就是平托(Fernão Mendes Pinto)和巴烈圖神父(Pe. Melhior Nune Barreto, S.J.)。第一封是1555年11月20日發自阿媽港,而第二封則寫著於1555年11月23日寄自中國媽祖港。平托在第一封信說:「我今天從所在的浪白滘來到六里外的阿媽港,在這裡我見到了巴烈圖神父。」

聖柯樂仁慶日

樂仁會傳教士(澳門及香港團體)於10月24日下午5時至7時15分於聖老楞佐堂慶祝該會會祖聖柯樂仁瞻禮。梵蒂岡駐港代辦尤安泰蒙席,范安德蒙席應邀到聖老楞佐堂聖堂舉行講座。6時正的感恩祭由澳門教區主教黎鴻昇主持。詳細內容請翻閱英文版第七頁,或下期中文版刊載之內容。   梁偉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