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活出信仰 Faith and Life

【教會的分裂、改革和分立】第十四章:千年說

文:Vitor Teixeira
譯: 余漢釗

《默示錄》第20章第7節記載:「及至一千年滿了,撒殫就要從監牢裡被釋放出來。他一出來便去迷惑地上四極的萬民,就是哥格和馬哥格;他聚集他們準備作戰。」還有其他的說法。在基督徒的腦海裡,還有更多其他的恐懼、迷信和渴望、害怕和悲劇的發生。隨著每個人不同的想法而不斷地增加,以及按照各人的無知與信念、羊群心理和不懂分辨是非而澎漲,並引起恐慌、混亂和產生異端。這股旋風周而復始,且越吹越厲害。而千禧年亦無情地步步逼近。千禧年成為所有恐慌之年,所有演繹之年和所有無知之年。末世主義(Eschatologia)亦應運而生,這就是我們今天稱為「千年說(Millenarismus)」的異端。這不單是異端,更是文化和智力的大倒退。原因是信德、基督信仰的文化和教導,都缺乏了清晰的解釋。

【聖言啟航】人間有晴雨 旭日暖無改

文:梁展熙

乙年常年期第廿七主日

今天的讀經主題,驟眼看來,焦點就在於「婚姻不可拆散」。然而,如果大家會在讀經之後細心品味字裏行間的話,也許就會發現,禮儀在讀經背後埋下了一個更宏大的伏筆:天道有情,人心寡恩。

【聖言心語】常年期第二十七主日(乙)

文:林文森神父
耶穌會士

聖馬爾谷福音10:2-16

主日福音有兩個重點,離婚與謙卑。離婚是現在最被談論的、最敏感與當代生活最令人難以面對的事實,今天福音指出離婚是耶穌時代與我們時代同樣爭議的問題,當然為一位終身不婚的神父應該先說:對不起,與其他神父修女一樣只偏向理論,這些分享不是來自個人經驗。

不同的道路,相同的召叫 美國父子齊回應司鐸聖召(二)

文:Clara Hatcher / Milwaukee Journal Sentinel

「為何我會在這裡?」

在彼得34歲的時候有所頓悟,並開始了他的皈依之旅:「當時我很想辭掉工作,做一些慈善工作,例如天主教慈善機構。」

那時候,安德魯還只是兩歲,安德魯的哥哥則四歲;彼得的妻子鼓勵他留職,指他因為要負家庭職責,要繼續市場營銷的工作,但同時鼓勵他在公餘參與宗教活動。

《人類生命》通諭……問世五十週年(3)從保祿到方濟各

文:Fausto Gomez OP
譯:何紹玲

2018年6月,我再把真福保祿六世的《人類生命》通諭重讀一遍,之後,我更重温那面世50年的通諭在這些年間,於理論上有什麼發展。很明顯,教會訓導權必然在不同的情況和不同[時代徵兆]中重閱、闡釋、更新和解釋其教義。

因教宗保祿六世的《人類生命》通諭(HV)而繼續闡釋的訓導文獻有:若望保祿二世之《家庭團體》宗座勸諭FC(1981)和《生命的福音》通諭EV(1995);教宗方濟各之宗座勸諭《愛的喜樂》AL(2016);天主教教理CCC(1992,1997);宗座醫療事務委員會,新修訂的《醫護人員憲章》(梵蒂岡,2016);翻譯由全國天主教生命倫理中心(美國-費城,2017)負責。接着,我們會根據《人類生命》通諭,找出有關[節制生育]這訓導的重點,簡略談談其新發展。

【聖言啟航】不問異己歸主名

文:梁展熙

乙年常年期第廿六主日

在上主日,耶穌告誡門徒們:基督徒之道,首先,不求居先,而求從末,藉服侍他人效法基督的愛;其次,禮待草介如主,效法基督不求回報的愛。其實,按《谷》所載,這段師徒對話尚未結束。今天的福音選讀,耶穌將繼續借對話向門徒們——以及我們——揭示「基督徒之道」。

接續這段對話的,是若望的匯報:「老師,我們看見一個人用祢的名驅魔,便阻止了他」。他們的理由是:「因為他並非我們的人」。這種圈子的劃分,異己的對立,在不同的人際關係中實屬常見,包括基督徒之間。大家本為同一目標努力,彼此侍奉同一主名,到頭來,對方做了好事,幫助了一些人從生命的困難中走出來,卻因為對方並非自己陣營就口誅筆伐,甚至逼令遏止。這做法,是人的自然反應,但耶穌卻並不認同。

【聖言心語】常年期第二十六主日(乙)

文:林文森神父
耶穌會士

聖馬爾谷福音9: 38~43.45.47-48

主日福音中,門徒們看到一個他們之外的人因耶穌的名驅除邪魔,門徒分明很嫉妒,因為他們與耶穌往來密切,唯有他們接受耶穌賦予驅魔與治病的權柄;現在,他們看到完全與他們無關的人,與師傅主耶穌也無任何關連,卻能作同樣的事情,甚至用耶穌的名號驅魔,他們為此忿怒不平想要阻止這個人,管不了他作的是件好事。但是,耶穌對門徒說:「不要阻止他,因為沒有人以我的名字行了奇跡,會立刻來誹謗我。不反對我的,就是贊成我們。」

【速食神學】(1)理性與信仰之間有甚麼關係?

文:文祖賢神父
譯:吳志濠

「信仰與理性像兩隻翅膀,使人精神飛揚,瞻仰真理。是天主把這認識真理的渴望安置在人心中,使人終能認識祂,因認識而愛慕祂,並達到對人自己的圓滿真理(參考出33:18;詠27:8-9;63:2-3;若14:8;若3:2)」(《信仰和理性》,第1點)。這是教宗若望保祿二世第13份通逾的序言(他發行了14份)。

在上一個專欄中,我們已經看到,我們通常使用三種方式來獲得知識:我們的感官,我們的推理(理智)和信任(信仰)(《速食哲學》,第3篇)。這是獲得事實的三種方式,到達真理的三種方式。

【聖言心語】常年期第二十五主日(乙)

文:林文森神父

耶穌會士

聖馬爾谷福音9:30-37

 

在福音中,門徒彼此爭論誰是他們當中最大的進行權力鬥爭。門徒彼此間經常爭論,如果他們爭論不休,甚至會演變成暴力衝突,慶幸的是,目前還沒有任何暴力,權力鬥爭經常造成暴力和流血的事件。

【速食哲學】 (80) 如果第一因是純粹實現?

文:文祖賢神父

jmom.honlam.org

譯:吳志濠

聖多瑪斯在「五路論證」中得出以下結論:

(1)第一路論證:不推動的推動者。

(2)第二路論證:第一成因。

(3)第三路論證:必須存在的存有。

(4)第四路論證: 完美的真、善、和美。

(5)第五路論證: 至高統治的智能。

聖多瑪斯解釋,每一個結論都描述了我們所稱為「天主」的那位。再者,以上五路概括了聖多瑪斯的聲明,即天主是「獨立自存的存有本身」(The Self-Subsisting Act of Being)(《神學大全》第1集,第4題,第2節)。天主是純粹實現,祂是存有本身。這哲學結論和天主對梅瑟的超性啟示完全相符。在出谷紀中(谷3:13-14)梅瑟詢問天主祂的名字時,祂回答說,「我是自有者」(在希伯來文為「YHWH」——為了尊重祂的聖名,名稱中的母音被除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