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分類 All categories, 活出信仰 Faith and Life

司鐸的密語

2014年10月3日

司鐸向耶穌默唸的禱告 文祖賢 舉行特倫多禮儀(Extraordinary Rite)時,有一禱文叫 “Oratio secreta”,直譯意思是祕密的禱告。這是在奉獻禮儀後低聲的禱文,慣常羅馬禮(Ordinary Form of the Mass)稱之為獻禮經,“secreta”是拉丁文,是“secernere”的動詞,意思是分開或隔離,隔離如同隱藏。為什麼叫作“祕密的禱告”?因司鐸會喃喃細語。

所有分類 All categories, 活出信仰 Faith and Life

什麼更為重要,言語還是行動?

2014年9月26日

May Tam 厄則克耳 18:25-28 斐理伯書 2:1-11 瑪竇福音 21:28-32   如果耶穌像第二個兒子,同意來到這個世界,並接受了拯救世人的任務,但後來改變初衷,並沒有死在十字架上,基督宗教怎能在歷代以來不斷的在迫害中 屹立不倒?  基督宗教又可會淪為哲學思想或人道主義的其中一個學說?

所有分類 All categories, 活出信仰 Faith and Life

神聖的衣服

2014年9月26日

司鐸的祭衣 文祖賢 司鐸開彌撒的時侯穿的是什麼?又有什麼意思呢?這就是我今次想談的。注意: 理念非出自筆者,如有讀者想看來源,可谷歌兩重要文檔:本篤十六世在2007年4月5日聖週四的講道;及教宗禮儀處之文檔“Liturgical Vestments and the Vesting Prayers”。 

所有分類 All categories, 活出信仰 Faith and Life

天主的意思還是我的意思?

2014年9月19日

探討一個為生命下定義的問題 Edmond Lo 常年期二十五主日 讀經一:依撒意亞先知書55:6-9 讀經二:斐理伯書1:20-24 福音:瑪竇福音20:1-16   一九九七年九月六日,世界各地無數人都在觀看電視直播戴安娜王妃的莊嚴和華麗的葬禮,葬禮是在歷史悠久的西敏寺教堂舉行,出席的有王室,各國政要和名人,星光熠熠。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艾頓·尊(Elton John),他彈唱了《風中的蠟燭》來頌揚那位美麗的王妃,感動了全場。但同一天,距離八千多公里外,在加爾各答的一個細小簡陋的教堂裡,德蘭修女的遺體靜靜地躺著,她是在前一天心臟病發而死的。她的死,並沒有引起世人特別的關注。 

所有分類 All categories, 活出信仰 Faith and Life

賦權予平信徒

2014年9月19日

君王與牧羊人  文祖賢  通過聖洗,我們已提升為另級基督 (意思是「受傅油者」),亦身附三重功能 – 即司鐸、先知、君王。上週我們已分析過為王者的義務,需懂得克己。這任務並不容易,這技巧要求努力與奮鬥。

所有分類 All categories, 活出信仰 Faith and Life

光榮十字聖架:懸在木竿上的銅蛇和犧牲在十字架上的基督

2014年9月12日

Edmond Lo 戶籍紀21:4-9 ; 斐理伯書2:6-11; 若望福音 3:13-17    一篇艱澀難明的舊約聖經的真正意思往往在新約聖經顯示出來。正如聖奧思定精簡地道來,「新約聖經隱藏在舊約聖經內;而舊約就在新約顯示出來。」這個主日的福音,耶穌完美地用了這方法來給聖經註釋。祂解釋說:梅瑟在曠野裡高舉銅蛇是一個形象,這形象直指耶穌基督本人。

所有分類 All categories, 活出信仰 Faith and Life

為內心的鬥爭訂下策略

2014年9月12日

要愛便要拼 文祖賢 撒慕爾紀下十一章開始時記載:「年初,正當諸王出征的季節,達味派約阿布率領他的將官和以色列人出征;他們蹂躪了阿孟子民,就包圍辣巴。當時達味住在耶路撒冷。一天傍晚,達味由床上起來,在宮殿的房屋頂上散步;從房頂上看見一個女人在沐浴,這女人容貌很美。」以後的事也該不言而喻罷。

所有分類 All categories, 活出信仰 Faith and Life 2014年9月5日

May Tam   常年期第二十三主日 厄則克耳先知書 33:7-9 羅馬人書 13:8-10 瑪竇福音 18:15-20   聖保祿說:「愛不加害於人」,它真正的意思是我們要愛我們的近人,關心他們的福祉,願他們一切都美好。 所以當他們偏離正道的時候, 我們必需採取嚴正措施來改正,而不是縱容或息事寧人 而置之不理。

所有分類 All categories, 活出信仰 Faith and Life

耶穌有一個完美的承接計劃嗎?

2014年8月15日

直到天荒地老 文祖賢 聖保祿曾說:「 因為衪願意所有的人都得救,並得以認識真理。」( 弟茂德前書 2:4) 如果那是真的話,祂又怎能確保祂的教學和真理能發揚光大及能世代相傳呢? 還記得祂說過祂自已便是真理? 所以我們要相傳的不只是祂的教學或祂的言論,而是祂本人啊!這個真的成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