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World, 所有分類 All categories

教宗方濟各宣佈慶祝慈悲禧年詔書(4)

2015年5月23日

慈悲的面容(Misericordiae Vultus)

教宗方濟各
信訊 恭譯

17. 這禧年的四旬期也應更強烈地活出其作為慶祝和經驗天主仁慈的有力時間。在四旬期的幾個星期中,我們有多少頁的《聖經》可供默想以重新發現天父的仁慈面容!米該亞先知的話,尤值重溫:上主啊!祢是個除免罪咎和寬恕罪過的天主,祢不會永遠保留祢的忿怒,祢卻喜歡展現仁慈。上主,祢將回到我們這裏並憐憫祢的子民。祢將踏碎我們的罪咎,並把我們的罪過拋到海底(見7:18-19)。

在這祈禱、齋戒和實行愛德的時期中,《依撒意亞先知書》中也有不少篇章可供我們作更具體的默想:「難道這不才是我所揀選的齋戒──去鬆開邪惡的枷鎖,去解開肩軛的皮繩,去使被壓迫的人得到自由和打破每個枷鎖──嗎?難道不是要去與不得溫飽的人共享食物,去把貧窮的人和無家可歸的人帶到家中,當你們看到衣不蔽體的人時去給他衣服蔽體,和不要置你們的弟兄姊妹於不顧嗎?那麼,你的光芒就會有如曙光般破曉,你的醫治將從速冒起,上主的光榮將緊隨而至。然後,你呼喚的話,上主就會回答;你呼喊的話,祂就會說:『我在這裏!』。只要你把壓迫、虛假的指控和惡意的說話從你們中移除,只要你敞開心胸的招待饑餓的人,只要你使受苦的心得到滿足,那麼你的光芒就會在黑暗中升起,你的陰暗也有如正午。上主將時常指引你,常使你的骨骼強健;你將好像一個灌溉充足的花園,像個水源永不枯竭的水泉」(58:6-11)。
在四旬期第四主日之前的星期五至星期六舉行的「給主的廿四小時」(24 ore per il Signore),要在眾教區中大力提倡。許多人正在愈加受修和聖事的吸引,當中還有許多年青人,他們在這經驗中時常找到回到主那裏的路,時常找到去活在一個強烈的祈禱時刻和去重新發現他人生的意思的路。讓我們有信心地把修和聖事放在中心,因為這聖事讓人可接觸到仁慈的偉大。對每個懺悔的人來說,這都真正的內在平安之源。
我將不會壓倦於堅持,聽告解的司鐸們都是天父仁慈的真正記號。無人能即興發揮而成為好的聽告解司鐸的。一個人能成為一個好的聽告解司鐸之時,就是當他首先讓自己先成為一個去尋求寬恕的懺悔者。讓我們永遠不要忘記,去做個聽告解司鐸,意思就是參與耶穌的同一使命,並成為那寬恕和拯救的神聖愛情的永垂不朽的具體記號。我們每個人(按:指司鐸)都接受了聖神寬恕罪過之恩,而我們也是此事的負責人。但我們任何人都不是這聖事的主人(意:padrone),而是天主寬恕的忠實僕人。每個聽告解神父都應歡迎懺悔者,就好像浪子比喻中的父親一樣:一個跑去見他兒子的父親,即使此兒已把他的財產揮霍淨盡。聽告解的神父的使命就是,去抱緊那回到家中的悔過子女,並表達出失而復得的喜樂。讓我們也不要忘記走向那站在外面而無法喜樂的兒子,去向他解釋,他的判斷是嚴苛的和不公平的,在他父親那沒有界限的仁慈面前,他的判斷是毫無意義的。願聽告解的司鐸們不要問無關痛癢的問題,但要好像比喻中的父親那樣去打斷浪子早有準備的說辭,因為每個懺悔者在心中已充滿對援助的呼求和對寬恕的請求。簡言之,聽告解神父的使命就是,無時無刻,無論何處,在任何情況,總之無論如何,都要成為萬事以仁慈為首的記號。
18. 在這聖年的四旬期中,我計劃派遣仁慈的訊使(意:Missionari della Misericordia)。他們將是教會對天主子民的母愛關懷的記號,因為這將深深進入這對信仰如此根本的奧秘的寶藏中。他們將是有權赦免那些本來赦罪權只保留於宗座的罪過的司鐸,是為使他所受託的權限更為明顯。他們將首當其衝的成為天主準備好去歡迎那些來尋求祂寬恕的人的活生生的記號。他們之所以是仁慈的訊使,是因為他們將偕同所有人而成為一次會面的締造者,這是個充滿人性的、作為解放之源的、富於去克服障礙以重投洗禮新生的責任的會面。他們的任務將由保祿宗徒所指引:「天主把所有人都囚禁在(意:rinchiudere)不服從之中,為了憐憫所有的人」(羅11:32)。事實上,所有人,無一例外的,都被召去抓緊這仁慈的呼籲。願這些訊使活出這召叫,意識到他們可定睛注視耶穌──那「仁慈且應受信德的大司祭」(希2:17)。
我要求眾主教弟兄要邀請並歡迎這些訊使,首先是因為他們是仁慈的具說服力的宣講者。他們要在眾教區中組織「向人傳教」(意:“missioni al popolo”),為使這些訊使成為寬恕的喜樂的宣報者。讓我要求他們為人們舉行修和聖事,因為在這禧年中的恩寵時間可讓許多離家路遠的子女找到回去他父家的路。願一眾牧者,尤其在四旬期期間,從速的呼籲信友去走近那「恩寵之座以接受仁慈和找到恩寵」(希4:16)。
19. 願寬恕的說話能觸及每個人,而沒有人能對去經驗仁慈的呼召漠不關心。我特別向那些因為他們的生活方式而遠離天主恩寵的人強調我皈依的邀請。我特別想到的是犯罪組織的成員,不論男女,無論那究竟是甚麼組織。為了你們的好處,我呼求你們去改變人生。我是以天主子的名字來呼求此事的;祂在對抗罪過的同時,並沒有拒絕過任何罪人。不要跌落那思想陷阱,以為人生只依靠錢,並以為在錢面前別的任何事物都變得沒價值和沒尊嚴。這只不過是個假象。在死後,我們帶不走錢的。錢給不了我們真正的幸福快樂。用以積聚金錢的血淋淋的暴力並不會使人強而有力(意:potente)或長生不死。所有的人,或遲或早,都要面對天主的審判;無人逃得過的。
我向主謀貪污或同流合污的人發出同樣的邀請。這是使社會腐敗的重罪,此罪向高天呼喊,因為它損害到個人和社會生活的基礎。貪污讓人對未來失去希望;因為,因著人的自大和貪婪,貪污摧毀了社會中脆弱者的計劃,並壓碎了貧窮的人。這是個埋伏在日常生活,然後漫延成為公共醜聞的邪惡。貪污是堅守於罪過之中,是嘗試以錢作為力量的一種這假象來取代天主。它是黑暗的工作,由猜疑和詭計所支撐。「Corruptio optimi pessima」(最好的人的腐化,就是最壞的),聖大額我略說的真對,他指出沒有對這誘惑免疫。為了從個人和社會生活中除掉它,我們就需要謹慎、警醒、忠誠、透明,再加上去告發譴責惡行的勇氣。如果人們不公開地與之搏鬥,人遲早就會成為其共犯並毀滅自身的生存。
這是個去改變人生的有利時間!這是個讓我們的心被觸動的時間。在已犯之惡,尤其是嚴重罪行面前的,是個去聆聽那些被奪去財物、尊嚴、感情,甚至生命的無辜者的呼號。留在邪惡之路上,只會是假象和悲傷的來源。真正的人生在於別的事物。這總是在於聆聽,就好像我,以及我的主教和神父弟兄一樣。只要接受皈依的邀請並接受法律的制裁,就足夠了;同一時間,教會將施予仁慈。
20. 在這上下文中,去反思一下公義和仁慈之間的關係是有用處的。在這兩者之間的,並非水火不容的兩個處事角度,而是個單一現實的兩面,而這單一現實會逐漸發展至其高峰──愛的圓滿。公義,是個公民社會的基本概念,通常指應用法例的法律制度。公義,也意指每個人都必須得到他應得的。在《聖經》中,這常指天主的公義或天主作為一個主持公義的審判者。這一般是指完全遵守律法,和符合由天主所給予的誡命的一個良好的猶太人的行為。然而,這觀點,已不下數次的引致守法主義,使人困惑於公義的原本意思以及其所有的深層價值。為了去克服這守法主義的觀點,我們應記著,《聖經》主要理解公義為信任地降服於天主的旨意。
至於耶穌,他就曾多次提到信的重要性較遵守法律為甚。我們必須如此理解他在與瑪竇及其他稅吏同枱用膳時,對那些挑戰他的法利塞人所說的話:「去學習這些話的意思吧:我喜歡仁慈,而非祭獻。我來並不是為呼喚義人,而為呼喚罪人」(瑪9:13)。面對著把公義視為只是遵守法律,把公義視為把人分成義人和罪人的觀點時,耶穌卻彰顯出那觸及罪人,以向他們提供寬恕和拯救的仁慈這份偉大恩賜。這就是為何,因著這如此解放人心和有如更新之源的看法,耶穌被法利塞人和法律教授所拒絕。他們為了忠於法律,就只顧把重擔加在人民的肩膀上,卻視天父的仁慈為無物。那要人遵守法律的呼籲不能妨礙人去關注那觸及人的尊嚴的需要。
耶穌的呼籲中所用到的,是來自《歐瑟亞先知書》的文字:「我喜歡愛(意:l’amore),而非祭獻」(6:6),在這主題中十分重要。耶穌說,從今而後,他門徒的人生規章就是去成為提供萬事以仁慈為先(意:il primato della misericordia)的人,就好像他在與罪人同枱食飯時所見證的。仁慈,再一次作為耶穌傳教的一個基本向度被啟示出來。耶穌,除此之外,更超越了法律;他與那些法律視為罪人的人的共享使我們明白他的仁慈有多麼無遠弗屆。
即使連保祿宗徒也走過類似的路。於他在通往大馬士革路上與基督相遇之前,他一直致力於無可挑剔地追求法律的公義(見斐3:6)。皈依基督,使他推翻他的看法,以至他在《致迦拉達人書》中如此說的程度:「我們相信我們在基督耶穌中成義,是藉相信基督,而非遵行法律(意:le opere della Legge)」(2:16)。他對公義的理解徹底地改變了。保祿現在視信先於法。拯救人的,不是遵守法律,而是相信耶穌基督,他那藉自己的死亡和復活帶來拯救,以及隨之而來的仁慈,這仁慈使人成義。天主的公義成了那些被罪過及其後果的奴役所壓迫的人的拯救。天主的公義就是祂的寬恕(見詠51:11-16)。


教宗方濟各2015年4月11日(救主慈悲主日)宣讀慈悲禧年詔書(圖:新福傳委員會)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