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鐸的密語

司鐸向耶穌默唸的禱告

文祖賢

舉行特倫多禮儀(Extraordinary Rite)時,有一禱文叫 “Oratio secreta”,直譯意思是祕密的禱告。這是在奉獻禮儀後低聲的禱文,慣常羅馬禮(Ordinary Form of the Mass)稱之為獻禮經,“secreta”是拉丁文,是“secernere”的動詞,意思是分開或隔離,隔離如同隱藏。為什麼叫作“祕密的禱告”?因司鐸會喃喃細語。

其實彌撒中也有幾篇低聲說的禱文,也是我們母親教會特為主祭而設,去提醒他本人「也為弱點所糾纏」(希伯來書 5:2);為此,希伯來書也繼續解釋:「因此衪怎樣為人民奉獻贖罪祭,也當怎樣為自己奉獻」。

亨利‧努文(Henri Nouwen)也有著作,稱我們司鐸為「負傷的治療師」(wounded healers)。

事實上,作為天主教徒的,是不應間歇性祈禱或偶爾想起才去做,耶穌說過:是24/7 (意思是每天24小時,每星期七天):路加福音(18:1)記載:「人應當時常祈禱」。聖保祿也曾和應說:「不斷禱告 (得撒洛尼前書 5:17)」。咦!現在有 WhatsApp、 微信、臉書訊息、短信,還有Candy Crush。喲!“中場休息”多的是呢!

根據肋未紀,司鐸被指示:「祭壇上的火應常燃不熄;司祭每天早晨應添柴 (肋未紀 6:5).」那火當然是象徵司鐸心中永不熄滅的祈禱,同樣每個信徒的心中也該有這個祈禱…配合聖言和各人心中的意願。

現在就讓我們探討一些默唸禱文,好讓我們懂得如何禱告。

聖道禮儀前,主祭會向聖體櫃或十字架鞠躬,跟着默唸:「全能的天主,求您使我誠心誠意,恭讀您的福音。」這禱文告訴我們幾件事,其中一樣是警惕我們應純潔的心和語言去宣揚道理,否則信衆只是聽到我們的聲音,而非來自天主。我們是獲取基督恩典的途徑,但可能因我們的自私、傲慢、雜念、憤怒、慾望、貪婪、野心、或冷漠,做成他們的絆腳石。

供奉祭餅和祭酒後,主祭會俯首祈禱,再默唸:「主,我們懷著謙遜和痛悔的心情,今天在您面前,舉行祭祀,求您悅納。」再一次承認自己的罪,也再一次為自己的罪、傷和不足而懺悔。就只有這樣,我們才能真正體驗將會在祭壇發生的奧跡。 接着,主祭會一面洗手,一面俯首低聲祈禱:「上主,求您洗淨我的罪污,滌除我的愆尤。」有一點要提的是,在主祭未說出「這就是我的身體」和「這就是我的血」之前,那怕是聖母,也沒這個力量用寥寥數字,能把天主一次又一次召來。可是一旦主祭說出那兩字句,天主立即聽從這罪人,來到聖壇 … 是真正的、確定的、實在的。

接近領聖體時,主祭會默唸兩禱文去幫助他迎接耶穌。第一篇是「主耶穌基督,永生天主之子,祢遵照聖父的旨意,在聖神合作下,藉祢的死亡,使世界獲得生命;因祢的聖體聖血,救我脫免一切罪惡和災禍,使我常遵守祢的誡命,永不離開祢。」讓我永遠忠誠。忠信是何等美麗…不論是婚姻、是神職。千萬別離棄我,讓我靠近你(對不起!求主讓你靠近祂也即是求主讓你靠近祂的十字架!)

現在的禮儀中,以下的一篇可代替先前的:(但如舉行特倫多禮儀時,兩篇可一起並用。)「主耶穌基督,願我領受了祢的聖體聖血,因祢的仁慈,身心獲得保障和治療,而不受到裁判和處罰。」為什麼會受到裁判和處罰?須知如要領聖體,得免除嚴重的罪過。如大罪未赦便去領聖體,即未決定和祂和解。在我先前的文章中,曾引用教宗本篤十六世說過的:有和解聖事(告解)及專為辦妥和解的聖體聖事。在這狀態下領聖體便是虛偽,會帶來“裁判和處罰”。是嗎?聖經有記載嗎?有!聖保祿在格林多前書(11:27-29) 提到:「為此,無論誰,若不相稱地吃主的餅,或喝主的杯,就是干犯主體和主血的罪人。所以人應省察自己,然後才可以吃這餅,喝這杯。因為那吃喝的人,若不分辨主的身體,就是吃喝自己的罪案。」禱文也道出聖體是一種治療法,因他能治癒小罪,醫好我們的缺陷,燃點只有天主才能發放的愛德。

最後,當司鐸領聖體前,他會低聲向他的救世主說:「願基督的聖體,護祐我得到永生。」「 願基督的聖血,護祐我得到永生。」聖體也是一個保証、一個承諾、一個答允。對那些于心無愧的信眾,耶穌會答應他們無窮喜悅。「我實實在在告訴你們:你們若不吃人子的肉,不喝他的血,在你們內,便沒有生命,誰吃我的肉,並喝我的血,必得永生,在末日,我且要叫他復活。」(若望6:53-54)

從這些禱文中我們能知悉到的還有很多,就讓我留給讀者們從容不迫地、深思熟慮地、虔誠地、或有或無“中場休息”地去細讀好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