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分類 All categories 活出信仰 Faith and Life

教宗通諭《願祢受讚美》簡介

神學展望 梁展熙 教宗方濟各討論環境問題的通諭《願祢受讚美》,在六月十八日的發佈會後,已經進佔了不少外國媒體──無論教會內外──的版面。在官方中譯本尚未面世之前,讓我們先了解一下這份通諭在教會傳承中的位置,以及其特點。而在這系列的第一篇,讓我們先重溫一些背景資料。 ***

所有分類 All categories 活出信仰 Faith and Life

我佩服天主教因為…

我是一個回教徒(5) Tamer Nashef 前所未有的翻譯活動 那些堅持把中世纪稱為歐洲史上之『黑暗』時代的人,仍然選擇拒絕接受自回教徒佔領者被驅逐後,在西班牙的偉大翻譯工作。無可否認,中世纪時的回教徒,藉着聶斯脫利(Nestorian)基督教教派學者的幫助,(例如 Hunayn Ibn Ishaq 和他的兒子Ishaq,姪兒Hubyash,還有 Abu-Bishr Matta Ibn Yunus,邏輯學家Yahya ibn Adi’、Isa ibn Zur’a 等等),是成功保存了一些曾一度因西方野蠻侵佔及西羅馬帝國的解體而遺失的希臘文本。還有不少回教學者:如Ibn al-Haytham (一位科學實驗方法的先鋒)、Kamal al-Din al-Farisi、Ibn Sina、Al-Razi、Nasir al-Din al-Tusi、Ibn al-Rushd等等,也曾寫了不少出色的科學和哲學著作。自一些地方脫離西班牙统治後,很多拉丁學者便紛紛湧到這些地方,和當地的西班牙基督教人仕(統稱為Mozarabics莫扎勒布,均有阿拉伯文化背景)合作,和猶太裔合作的會翻譯阿拉伯和希臘文本。在大多數情況下,猶太人和基督信仰學者會把阿拉伯文文本翻譯成西班牙語,跟着便是他們的歐洲同袍把譯本再翻譯成拉丁文(Watson 279-80)。在這種卓有成效的合作下便產生了很多重要的翻譯作品:例如本·海什的光學、花拉子米的代數、歐幾里得的幾何原本;伊本·西纳、蓋倫、希波克拉底等等的醫學譯本(Canon);還有托勒密的天文學大成(Huff 181)。這些堪稱『前所未有的翻譯活動』或『不朽的翻譯壯舉』把亞理斯多德和他的評論員的語料庫、以及好一些希臘和阿拉伯的譯本,在僅僅百年便引進歐洲(180)。

所有分類 All categories 活出信仰 Faith and Life

讓祂看,由祂說,給祂探究

默禱和默想(3) 文祖賢 著 吳志濠 譯 祈禱固然需要自願和用心,但Jacques Philippe說:「祈禱時其意義不在於我們所做的,卻在於上主在當刻給我們所做的。祈禱中我們必須,返本歸源,把自己置於天主面前和停留在當中……此刻我們跟生活的天主相遇,祂是活潑的的,賦予生命的。與祂相遇能治癒和聖化我們。我們在火前坐下不可能不感到溫暖。」(Time for God) 所以,在祈禱中,我們要讓天主視察我們和由祂向我們講話。

所有分類 All categories 活出信仰 Faith and Life

教宗新環保通諭《願祢受讚美》概覽

神學展望──察斷行三部曲 創世失落與救贖 梁展熙 閱讀一份通諭,本來就不是輕鬆的事;再加上暫時仍未有官方中譯本,就更是困難。有見及此,筆者想先與大家一起概括地從大綱來看看這份通諭。由於本文難免會引用通諭,內文中的引文只為筆者試譯,僅供參考。

所有分類 All categories 活出信仰 Faith and Life

林文瑞神父口述生平

鮑聖精神典範 林文瑞神父(Fr. Ernesto Rescalli)於1913年4月2日在意大利加斯廸理安尼(Castiglione) 出生。他家裡有七兄弟姊妹,他排行第七。他有一個好家庭,父母都是好教友。不管是下雪還是結冰的日子,父親每天早上六時,都一定會去參與彌撒,然後吃過早餐才上班。文瑞只讀了小學便要在社會上找工作。 文瑞的鄉村有三位神父,其中一位神父每晚都與青年在聖堂聚會,一起傾談、玩耍和唸經。在那群青年中,有五個做了神父,有一個當了修士。當了修士的就是駱禮仁修士(Bro. Mario Rossi),後來他去了菲律賓傳教。文瑞自幼便常看傳教書籍和教會通訊,心中已常感覺天主的召叫。在鄉村附近有一所慈幼會的學校,那裡的神父幫助文瑞加入了依芙里亞傳教備修院(Ivrea),在那裡有100多名修生讀書,他們的年齡都是稍大的。於 1935年12月,在長上的安排下,文瑞和另外兩名修生被派往中國傳教,其中一名修生就是盧萬展神父(Fr. Lomazzi)。

所有分類 All categories 活出信仰 Faith and Life

民以食為天?

聖言啟航(乙年常年期第十八主日) 梁展熙 人在了解一個句子,甚或一段文字時,對其歷史背景認識(或注重)與否,得出的結論會截然不同。在我所觀看過的不少電視旅遊美食節目中,主持人在介紹何以中國美食幾乎冠絕全球時,多少都會提到中國有「民以食為天」的文化。身在外地求學的我,當然同意中國菜的美味,但「民以食為天」中的「食」,非指美食,而只是三餐溫飽的糧食而已【註一】。不過有時候,曲解與創意,又確實不過一線之差。 的確,在物質豐富的今天,人們對「食」的理解,莫講與古時的人,就算與我們祖父母輩也有很大分別。也許特別是因為那一代人經歷過戰亂,以及隨之而來的糧食嚴重不足,他們對食的講究,不過就是『溫飽』。然而,今天的年青一代,只要味道不好,即使餓著肚子,他們也未必賞面。即使肚餓難堂,他們可花費現金多的是,口味不合的,他們大可自家找食。

所有分類 All categories 活出信仰 Faith and Life

「孤身一人,好在有祢」

默禱和默想(2) 文祖賢 著 吳志濠 譯 「孤身一人,好在有祢。」是聖高隆龐(521-597)贊美詩的開端,聖人在25歲時在愛爾蘭已經建立了27所修道院。這句話很適合在默想中運用。但是,甚麼是默想呢? 《天主教教理簡編》(568)中說明日常的祈禱有三種:「口禱,默想和默觀。」 它們有一個共同點:「心靈的收斂」。默想(或默禱)是其中的一種。 那默禱有多重要呢?聖女大德蘭說過:「忽視默禱者,落地獄不需要魔鬼的帶領,他的雙手自會帶他到哪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