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活出信仰 Faith and Life

聖教會的訓導權和禮儀改革(3)何謂禮儀?

文:文祖賢神父
譯:何紹玲

現在就讓我們把注意力放在禮儀上吧。

「禮儀」一詞有甚麼意思?「禮儀」(liturgy)一詞來自希臘文leitourgia,意即公民為國家擔任的公開職務、工作,或服務。在舊約《聖經》的希臘文譯本(又稱《七十賢士譯本》 Septuagint),leitourgia 被用來指古代的司祭在聖殿中的公共服務(例如可參照《出谷紀》)。

這詞的解釋一直沿用至新約。例如:匝加利亞「供職的日期」(ai hemerai tes leitourgias autou)一滿,就回了家(路1:23)。「現今耶穌已得了一個更卓絕的職分leitourgias,譯作拉丁文 ministerium、英文ministry)。」(希 8:6)——耶穌基督,新盟約的大司祭,表現出一個比在聖殿中更好的公共職務。

【聖言心語】常年期第二主日(乙)

文:林文森神父
耶穌會士

瑪谷福音1: 14-20

上個主日我們藉由兩位門徒的召喚,來思考上主召喚的本質,也思索上主對我們每一個人召叫的方式。今天的馬爾谷福音當中,我們再次看到耶穌召喚門徒,以及門徒們的回應。主要分為兩個部分:第一、召喚以及隨之而來的挑戰;第二、對於召喚的回應。 首先,一開始我們看到,若翰被逮捕了。「逮捕」這個詞依照字面上的意思,就是「被交出」,這個關鍵詞在接下來的許多個世紀裡被耶穌本人、耶穌門徒以及許多其他的人不斷沿用。耶穌以宣講天主的福音開始他來到世上的使命。「時候到了,天主的國臨近了,你們悔改,信從福音罷!」你可以這麼說,整部福音所要傳達的訊息,都可以被這幾句話所涵蓋。更進一步說,「天主的國」不是一個處所,而是關係的網絡。隸屬天國的人,是接受耶穌所給予的生活願景,並依照這個願景實際生活的一群人。我們要如何進入這個國度呢?「悔改並信從福音吧。」「悔改」在此並非僅是懊悔逝去的過往,還牽涉徹底的轉變、生命走向與孰輕孰重的改變。這轉變包含相信福音,不僅是單純接受耶穌或教會的教導,更需要義無反顧、全心全意的承諾耶穌並投身其中。如同人們許下美好的婚姻誓願般,無論未來是好是壞都要全身投入。

【聖言啟航】主的呼召 同行旅伴

文:梁展熙

乙年常年期第三主日

今天的讀經一,短短六節(納3:1-5, 10)。上主派約納到外邦(敵對)大國的首都尼尼微城去宣講悔改。約納馬上前往;而尼尼微城的人也立即回應,連居住在尼尼微城的亞述皇帝都不例外(見6-9節;禮儀從略)。簡言之,如果純綷從禮儀的節選來看,上主的呼喚(召叫),無論是尼尼微城中的所有人,還是約納,都一聽即應,沒有猶豫,遑論抗拒。

在福音選讀中,彷彿也是類似的情節。耶穌在海邊散步,碰見西滿和安德肋兩兄弟,呼喚他們。他們即時放下自己的漁網,隨祂去了。未幾,耶穌又遇到了載伯德的一對兒子。祂同樣呼召他們,他們也二話不說,甚至連自己的父親也留下,便隨耶穌而去。同樣不加思索的馬上回應,沒有絲毫猶豫,沒有半點抗拒。

【速食哲學48】自由和責任有甚麼關係?

文:文祖賢
譯:吳志濠

我們已經定義自由為作出知情和明智選擇的能力。這能力塑造了我們的生活現況,塑造了我們的成長。

讓我們談談作出知情和明智選擇 的後果。

當我的選擇是從眾多的選擇中小心翼翼地考量每一個選擇後作出的,我意識到這是我自己作出的選擇,這選擇是屬於我的,當中的行為是我的行為。這行為——選擇——使我成為該行為的「擁有者」,而不屬於其他人。所以我時常說自由衍生擁有權:它使我們成為自身行為的擁有者。

它有多重要呢?

教理圖解 – 信經 五

三位一體(一)

【速食哲學47】自由是無理?

文:​文祖賢
譯:吳志濠

我們探討過自由是人擁有的力量之一。按照我們先前所說的,自由之定義是作出知情和明智選擇的能力

大部分人都認為自由是另一回事:行為不受外在束縛的能力。我們稱這為從壓逼或約束中獲得的自由。這意義,可應用在談論政治自由、言論自由,或公民權利方面。

大眾也對自由有另一個概念:做任何喜歡的事的能力。但當我們再想一想,這種自由其實並不存在的,因為我們不像天主般無限。即使我們能從各種壓逼中得到掙脫或解放,我們也是被與生俱來的人性(例如:人不能像鳥兒般飛翔)或自身的限制(例如:我們下班後很疲倦)所約束著。現實——真理——是:我們並不能夠做任何我們想做的事。所以,這種自由——做自己喜歡的事——是虛假的自由。

【聖言啟航】呼喚(召叫) 不可知的相遇

文:梁展熙

乙年常年期第二主日

在一連串頻繁的慶節過後,禮儀曆讓我們回到平常生活的步伐。在常年期中,讀經選段一方面讓我們按時序重新體驗耶穌的公開傳教生活,另一方面藉此讓我們明白如何在日常生活中活出基督信仰。今天,在本年常年期起始的時間,禮儀也讓我們回顧信仰生活的開始:主對人的召喚。

有趣的是,無論在讀經一還是福音選讀中,事件的主人翁某程度上本身就與上主有了關係(先不論他們因為是以色列(猶太)人而自動成為天主子民的一份子)。撒慕爾一出生就被母親獻給上主,自小就住在大司祭厄里那裏,並已開始在上主面前供職(見撒上2:18)。至於安德肋和他的同門,在跟隨耶穌之前,就已是洗者若翰的門徒。換言之,他們對上主其實並不算完全陌生。可是,他們真正的信仰之路,可謂仍屬初始,因為他們尚未得到那一份最關鍵的經驗。

【聖言心語】常年期第二主日(乙)

文: 林文森神父
耶穌會士

若望福音1: 35-42

今天的感恩祭是關於聖召──天主的召叫。聖召不是只針對若干被選中的人,若是說「今天已經沒有聖召」,這話並不是真的。每個人都被天主召叫,以他們的生命和獨特的才能為別人完成某事。

當洗者若翰向他的兩個門徒說,「看!天主的羔羊!」若翰知道他的領導角色只是暫時,此時他把領導權交給了耶穌。這兩個門徒(可能出於好奇)開始跟著耶穌。耶穌轉身問他們,「你們要甚麼?」一般來說,我們應該是問,「天主要甚麼?」不,祂也要知道我們要甚麼,這不是為了祂的好處,而是為了我們的益處。我們會怎樣回答,正說明了我們對天主和周遭人真正的優先順序。我們希望從人生、從天主得到甚麼?這問題可不好回答,很容易流於表面,但是我們的答案會顯示我們真正處於甚麼樣的階段,當處境改變,在人生不同的階段,我們得回答這樣的問題。

聖教會的訓導權和禮儀改革(2)整理訓導權的宣言

文:文祖賢神父
jmom.honlam.org
譯:何紹玲

上回介紹了教會訓導的三個層次,但這三個層次的區別是甚麼呢?

1)三個層次之間的首個區別,能在訓導的容中找到。(1.1)第一個層次:教會稱這些訓導能在聖經和聖傳(特別是在教父)中找到。簡而言之,教會是指:「這教義是來自天主自己,耶穌是這樣說的!」這些教導被稱為當信道理(de fide credenda)。(1.2)第二個層次:教會沒有(至少還未)確認這些教義是由天主親自揭示或教導,但已表明這些教義是天主所賦予教導權的人(教宗和主教)、以權威的方式傳授。這些教義稱為當遵守的道理(de fide tenenda)。(1.3)第三個層次:是那些並不是明確的方式講授的教義。它們的重要性能透過「文件的性質,同一教義的重覆陳述,或口述表達的要點」而得知。(DC 11, 最終)

教理圖解 – 信經 三

天主的本質及祂的屬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