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讀者來稿:與慈悲相遇

【與慈悲相遇】求祢吻我

作者:愚山

主啊!無始之始,祢的靈運行着。

祢的親吻,把宇宙萬物從虛無中呼喚存有。祢生我時,向我鼻孔吹氣,泥人遂成活人。祢把祢自己賜給我,我渴慕祢。除非祢充滿我,我一無所是。讓我大大張口,吸入祢的氣息而豐盈滿足!

【與慈悲相遇】人各有獨特使命

文:黃月明

三位一體的天主,各有不同的任務:聖父創造宇宙萬物,聖子救贖人類的罪,聖神聖化人類。其次的是:聖母有獨特使命——誕生聖子;聖若瑟做耶穌的養父。而全人類都各有獨特的使命,是天主在永遠以前已為每人安排——為人度身訂造的使命。你的不同我的,我的不同你的,大家要全心接受,不能有所抗拒,不能與別人交換,因不適合你!

【與慈悲相遇】永不妒忌的天主

文:黃月明

世人彷似全都把聖母放於首位天主之上,恭敬、愛慕、祈求聖母,多於天主,超越於天主之上。但天主是最大方的,永不會妒忌聖母!且從不干涉、怪責人,任人自由敬愛聖母。還賞她超越全人類的幾個特恩:就是不死直升天之恩,並立她於九品天神之上和做世人之主保,使她做天地母皇,永無人可超越她的地位!更賞她能自由進出煉獄,因耶穌寶血,安排誰出煉獄升天堂!這些恩寵就是天主抬舉聖母,能表現天主是最大方,永不妒忌聖母之証!

新教著作所啟示的皈依之路

文:Petrus Wang

這是我皈依天主的經過:無血肉之痛,無疲累之苦,但可見上主之工於日常。

我出生在中國大陸,一個大部分人理應為無神論者的地方:神不存在,或者更確切地說,不應該存在——因為對神的敬拜等同於迷信。但是,在我皈依基督之前,我便相信超自然力量的存在——在那時,我向中國民間信仰中的諸神和祖先祈禱。

聖子降世為贖人類之罪 死於苦架

文:黃月明

耶穌被比拉多判死刑!

耶穌被惡人辱罵!

耶穌被惡人用有鐵鈎的鞭,鞭打五千!

耶穌被惡人吐痰於臉上!

耶穌被惡人綁眼戴刺冠!

修和聖事恩寵豐富

文:黃月明

同天主修和、同別人修和、同自己修和,靈魂必潔淨、快樂和平安!

勤行修和聖事使人接近天主,不怕面對天主,且令天主歡心!

每做妥當修和聖事,可得一全大赦;若人即時離世,可直升天堂!

最使人得平安就是勤做妥當修和聖事,是天主賞報人特恩!

【與慈悲相遇】以一顆明悟之心去認清自己靈魂的本質(二)

「如何保持清楚思維呢?首先你要明白,清楚的思維不需要任何偉大的知識。它十分簡單,十歲的孩子也能做到。它需要的不是學問,而是摒棄所學;它不需要天份,而需要勇氣。欲至此境,必先放下一切所學,獲得如孩童般的純真心靈,把過去的經驗和種種定見固習完全拋於腦後,如此才能真正看清現實。」

「接著再進一步深入自己內在,檢視你對於人和情況的反應。你將因發現反應背後的偏執思想而驚駭不已。你回應的不是具體的人、事、現實,而是原則、意識形態、信念系統——經濟的、政治的、宗教的、心理學上的;還有先入為主的觀念和偏見——不論正面和負面的。請逐一予以審視,從你預存的觀念及投射中尋找使你遠離現實的偏見。”

【與慈悲相遇】以一顆明悟之心去認清自己靈魂的本質(一)

文:劉伯爾納德

感謝天主每年都賞賜我們一個回到內心檢視自己心靈的四旬期,為迎接復活節的到來好好準備自己。我們應該怎樣去檢視自己的心靈呢?

「洗者若翰便在曠野裡出現,宣講悔改的洗禮,為得罪之赦。」(谷1:4)

【與慈悲相遇】要為靈魂「扮靚」

文:王月明

人生在世卻顛倒,大多數人只扮靚肉身,而扮靚靈魂則很少理!

扮靚靈魂非易事!如:不犯罪、不缺點,多做克己和多做愛德,勤做修和聖事恕仇人,熱心參與聖祭虔領主。這都是非常難做的事!

「扮靚」肉身卻容易得多,每天裝扮頭髮穿新衣,為穿給人看、要得到別人讚賞。

花金錢和心機又何妨!故把「扮靚」肉身放於首,浪費一生時間也不理!不怕死後去煉獄補償,不知補到何時出煉獄!

人還不醒悟不自覺啊!

為減少去煉獄的時間,速「扮靚」靈魂超越肉身吧!

【與慈悲相遇】悔悟

編按:為回應李斌生主教促進「慈悲文化」的呼籲,本報今期起新增「與慈悲相遇」一欄,鼓勵各位讀者來稿,寫下個人修和經驗和故事,與其他教友作神修上的分享。

以下是一位內地教友的來稿,分享自己因年少所犯的罪,最後被醫生診斷不能再生育;但靠着天主的恩寵與慈悲,奇蹟出現了,她最後能夠願望成真。


文:姜路濟亞

我是一名基督徒,然而,我在天主面前曾經犯過重罪。可是,我想在這裡分享是不僅僅是我犯的罪,更想分享天主在我身上所施予的仁慈、憐憫與寬恕,天主不捨棄任何一個仰望他的人。

在我結婚以後,由於年輕,貪玩,不懂主的道理,也不想履行做母親的責任,只想無拘無束,自由自在地生活,因此曾經兩次墮胎。我當時想着:作為女人,不想要孩子就可以墮胎;想要孩子就可以生育,這些都不是困難。可是,當我想做媽媽的時候,到醫院作檢查,結果醫生告訴我說,我不能再生育了,因為我的雙側輸卵管已經阻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