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嘉道神父 「我們要了解青少年……及他們的心路歷程」

文:Marco Carvalho
譯:何紹玲

澳門教區司鐸諮議會秘書長馬嘉道神父被問及澳門教區計劃在2019的主要牧民工作時表示:一方面要照顧年輕一代的期望,另一方面便是大力推廣天主教會的傳教工作;今年更是公教中心進行重建工程的開始。

爆竹一聲迎新,就由這月底於巴拿馬城慶祝的世界青年日開始,這是一個重大慶典,可惜澳門不會有正式代表參加,儘管如此,「青年」於2019,在澳門教區仍是一個關鍵詞……

隨着新的一年,我們更見證主教所稱的「青年年」的開始,是以青年的牧民工作為重心,為期三年。教區希望藉此途徑提升對澳門年輕一代的方針,並找出最佳的方法來回應他們的期望和憂慮。新年前的星期天,李斌生主教邀請了約50名青年,參加教區青年年籌備小組主辦的青年論壇。李斌生主教聽取了他們的意見,好以正視他們的期望。今年教區舉辦的活動,多以年輕人為主要目標。為此,教區將成立一個[青年委員會],加上現有的[教區青年牧民中心];指望所有教區內的牧民團體和機構,一起攜手努力合作,定能在「青年年」找到正確的結論,從而實踐他們的想法。這行動已經開始。

 

這是最重要的任務,但不是唯一的任務……

當然不是!教區也會配合教宗方濟各提出的措施,他勸喻世界各教區,都把十月作為特殊傳教月。一百年前的1919年,教宗本篤十五世發表《夫至大》通諭,焦點是教會的福傳。十月通常是奉獻於傳教工作,但今年想把慶祝活動辦得特別點。幾個月前,我們已向澳門民政總署申請在塔石廣場和聖保祿大教堂遺址(一般稱為大三巴牌坊)舉辦一些活動,至今仍在等待答覆。其實我們想的是強調教會的傳教工作。一直以來,澳門在傳教活動方面都是發揮着核心作用,希望憑這些活動,重新激發大家對信仰的熱忱,我們將設法把這兩項牧民活動結合起來,雖然我們還未實際商議細節,但這兩個任務的主要架構已經確定。在另一方面,有關公教中心進行重建工程應該終於可以在2019年開始,我們已向土地工務運輸局遞交了所有有關的文檔,我們仍然需要得到政府的綠燈,希望工程能於今年啟動,主要是把現有的建築物拆除,我們完全意識到這工程需時三、四年才能竣工。

 

這將使教區重獲其一重要的資……

對呀!這種承諾最引起人們的注意,希望工程今年能如期啟動——起碼這是我們在教區的願望,冀望這重建計劃能獲得批准,工程可以起步。

 

你剛才提到「青年年」,現在澳門的青少年要面對的主要挑戰是什麼?大家都見到現在全世界的青少年正與教會日漸疏離;彌撒已再不是家庭傳統,在家獨自或與家人一起祈禱的更少之又少。你覺得還有可能恢復這種做法嗎?

去年十二月中旬,教區為青少年舉辦了一次修和聖事,參加的人數也不錯。從某種意義上看來,教區正加強促進一些比較傳統的靈修方式,而結果證明是有效的。在澳門,我們正面對着一個非常具體的問題:這裏的天主教學校有一個很重要的使命,就是把天主教的價值觀推廣至令人能理解和接受,可是現在大多數學生,一旦完成中學教育,如有意進修,他們會立即離開澳門到海外升讀。澳門現在已有幾所不錯的大學了,留低的學生會選擇澳門大學、聖若瑟大學或澳門科技大學;但大部分都會到海外繼續完成學業……到中國大陸、去台灣、澳洲、甚至英國。在他們的成長階段中,即使我們的培育工作做得好,始終會有3至4年,教區是找不到他們的下落。幾年後,縱然回來,他們和教會的關係已再沒那麼熾熱。或許有一、兩位會保持聯繫,但不可看作成規,只是例外而已。

有關「青年年」,李斌生主教盼能找出青少年的恐懼和期望,以及教會可以做些什麼來陪伴他們一起成長……不論成長為天主教徒還是成年人。在我的堂區(聖若瑟勞工主保堂)青年一族並不多,他們完成中學後大多會消失,我也不知怎去改善這情況!我的同事已和本澳大學聯絡,希望從中找到協同效應,可惜每次只能接觸到3、4位。但我們仍須繼續努力改變情況……

 

這為期三年的「青年年」,教區一定通力合作,務求找到對症下藥的方案……

就是這個意思!首年教區會調查分析,找出診斷結論,而正如我剛才所說,我們先去了解青少年的要求、他們的心願和期望;以及我們能做些什麼才能和他們有交流,須知與青少年打交道從來都不容易。家庭關係,不知何故,會變得稀釋——已今非昔比了。我們每天在天主教學校接觸到的學生,他們在家的生活和我們以前過的家庭生活方式截然不同。他們很多也是由家傭帶着,這些離鄉别井的家傭,來自菲律賓或越南,遠離自己的孩子。現在的父母給予子女的支持,已不及從前那麼強烈了。對這情況,教會和堂區是應該介入的,但是我也未確定可以怎樣幫這些家庭。以往的經驗告訴我們,堂區的努力,不能維持很久,新穎主意過後,他們便會消聲匿跡。在這「青年年」,教區希望能多了解我們的青少年和他們的心路歷程,如何幫自己和別人。我們也想提供解決方案,可是這個做法也不容易,因為他們仍未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麼、目的是什麼。當你還不知道自己想建議什麼的時候,什麼也是毫無頭緒。我在澳門已超過15年了,要面對的最大挑戰正正便是去揣測信眾期望的是什麼;所以這個並非只是青少年的問題,問題其實更廣闊。

 

你也曾提及今年的特殊福傳月,你有一個比較奇特的構思:希望能在聖保祿大教堂遺址舉辦慶祝活動。你可以告訴我們你的構思嗎?是一個聖事慶典?

方案還未落實,負責籌備這特殊福傳月的委員會,將會在這月底舉行一次會議,詳細討論我們將如何舉辦這宗教慶典。到目前為止,提出的方案有兩個:教區希望能於十月初,在塔石廣場舉行一嘉年華會,目的是讓澳門街坊更明瞭澳門各堂區、其隸屬的學校及教區其餘各服務機構;更會以音樂和表演形式,主要是為了吸引青少年。同時,我們也希望可以在聖保祿大教堂遺址舉行一個聖事慶典,對上一次在同地舉行聖事慶典是2004的聖體年。從那時至今已有很多變化,如今要獲得當局的批准並不是那麼容易了,申請信是由我撰寫的,已向民政總署解釋星期六黃昏在那地方舉行彌撒,是免妨礙遊客正常活動,但至今還未收到政府任何回應,所以一切也沒定案。

 

建議經已向政府當局提出……

與此同時,我們曾非正式的聯絡過他們,亦被告知應該沒問題,不用擔心。但因為民政總署的成立,而在此期間,我們也作過一些更改,所以還是要等待答覆,靜觀我們的提案可否成事;但無論如何,我們都希望能在遺址舉行一些活動。這地標對本澳教會非常重要,我們當然可以選擇其他地方去作紀念慶典,就好像兩年前,我們便是選擇了聖保祿學校去紀念慈悲特殊禧年。遺址有標誌性的象徵,對本澳教會,意義重大。

 

你剛才提到慈悲特殊禧年……澳門仁慈堂將慶祝成立450週年,教區會舉辦什麼紀念活動嗎?

我也不太確定。坦白說,我甚至沒留意到這一點。今年我們的堂區將慶祝聖若瑟勞工主保堂成立20周年,是回歸前興建的最後一座聖堂。澳門特別行政區將紀念其成立20周年,我們堂區也會這樣做,此外,我便不知道還有什麼其他慶祝活動,大概有些計劃是連我也不知悉的吧。

 

教區將會把牧民行動,重點放在青少年身上,更希望把澳門再次恢復為重要的傳教活動中心,澳門是亞洲最歷史悠久的教區之一……特殊傳教月也是慶祝教區活力重燃的一個好機會?

對呀!教宗已呼籲世界各地的教區努力重新激起傳教精神。葡萄牙教區更走前了一步,那裏的主教團將舉辦的不只是特殊傳教月,而是特殊傳教年,有關活動已如火如荼,活動將維持一整年。葡萄牙一直以來已是傳教國家,它會派遣傳教士到世界各地,葡萄牙的主教團也認為這是他們再一次發揮葡萄牙教會特色的好時機。志願傳教士工作的概念在葡萄牙已開始,於當地教會已得到一些非常好的回應;我指的是短暫性的志願傳教工作,熱門地方多是葡語非洲國家,不少青年一族,對這種經驗很有興趣,葡萄牙的主教團也意識到這一點,故已積極地推展這類計劃。而現時的澳門,情況有點不同,我們有不同的傳教活動,有些傳教神父從不同地方來到這裏工作,不過,我是同意該重拾澳門以往的威信……我們是一個傳教活動的核心;別忘記,中國就在境界的另一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