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會的分裂、改革和分立】第二十一章:中世紀的異端及社會運動

文:Vitor Teixeira

譯: 余漢釗

異端的出現通常都是在基督宗教蓬勃的年代。千禧年以前,那些不信奉基督信仰的人都是異教徒。異端都是生於基督教之中。當信仰教義發展至一定的程度時,很多便會變成為異端。公元一千年以後,社會、城區、人口及制度的環境裡,潛伏着更多的異端。

天主教信仰的對立點不再只是異教信仰,還有的是另一類不同程度及詮釋的基督宗教。我們曾經談過,在中世紀的時候,一波異端於公元六世紀隨着教宗額我略的改革而產生。當時教宗除了強化教廷的體制,以及建立基督宗教的價值和對教會及教廷認同之外,還作出調整以適應新的社會及政治條件,謀求突出教會在各封建王國中成為歐洲的教會及政治的中心。教宗曾經成為了那時代的最大基督徒的革命家,並因此獲得正統教會的邊緣流派方面的支持,也就是那些接近異端邊緣的教派,如米蘭的巴塔里亞派(Patarini)。

 

布魯夷的彼德(Pierre de Bruys)

在那時候,異端教派已不再是隱敝的、自絶於世、沉默及苦行的一群,他們更是全攻型及狂熱的組織。從公元1100年開始,他們發展至歐洲發達的地區:意大利北部,法國南部(普羅旺斯、隆格多克)和法蘭德斯(Flanders)。那裡有的是城市及物產豐富的地區,人口稠密及文化水平好。在這時,出現了一批流浪的傳道人,他們就是基督的窮人(Pauperes Christi)。他們的針對的對象不單只是精神或理論的,更多是涉及人物的:如從買賣聖職而成的神職人員(Simonia)或尼苛勞黨(Nicholaita:神職人員可納妾),或是那些被視為不道德及不守清規的主教和神父。在他們的極端反教演講中,教會擁有財富亦是受攻擊的對象。但他們的講道及評論很快便變成為非正統,遠離教義。異端之路是無可避免的了。

在這些流浪及異端的傳道人之中最著名的一位便是布魯夷的彼德(Pierre de Bruys)。他本身是一位神父,但打扮成一位朝聖者,或一位隱修士,赤足及大鬍子,他的裝扮簡直是一個窮光蛋。他批評雄偉的聖堂,及其富麗堂皇的格局。他是在聖堂裡或是在酒吧內作出此等言論。他呼籲把所有十字架燒掉,沒有哀矜的捐獻,亦不再為亡者祈禱,不為孩童付洗,亦不舉行聖體聖事。這些都是這位布魯夷神父的主張。但有很多人聽從他及追隨他。他唯一信服的只是福音,而這是他信仰的標準,但這亦是迷途的來源,因為是那麼迷人及新鮮的啊。

他偏激的言論否定了教會協調人的角色。不過,他生動及自我吹噓的貧窮生活卻感動了很多人並追隨了他。而很多人接受他之餘,還加入了在忿怒的人群之中,把聖堂、祭台及聖像燒毁,襲擊修道院及破壞聖堂內的物件。甚至在聖周六公然吃掉用十字架的木材燒烤的肉。當然反對他的人不會罷休:他於聖吉爾市(St. Gilles)被捕及被控以攻擊性行為及異端。他於1132年或1133年被處以火刑而死。但他的門徒仍有繼續活動,並受到克呂尼修院院長可敬伯多祿的大力評擊。

 

福音與貧窮

福音成為這派人士的要理指南。另外一派與布魯夷的彼德異端相近的教派於十三世紀崛起。一位名叫亨利(Henri de Lausanne)的修士,認識了布魯夷的門人並學識了他們的某些觀點和方法。他雲遊法國南部,發表反對教會制度的言論。除了福音以外,他不認同其他來源的靈感和生活方式。但自1145年起卻消失了踪影,可能是發起另一更大的異端,那就是我們稍後會談的純潔派(Catharismus)。

教會從敍任神職的問題上進行了改革,亦成立了數個修會以作多重的更新。它脫離了世俗權勢而自我獨立於教宗國內,但亦因此而變得強大。它變得更富有及階級化。故要求教會成為一個貧窮及為貧苦大眾服務的呼聲日益高漲。從十二世紀中葉開始,一些團體及運動要求把福音變成為一部窮人的福音。爭論迅速爆發,並演變成異端,以及遍地開花。到了該世紀末,已有很多甚有組織及人數頗多的教派產生,並以瘋狂的速度發展。

這是一些自願貧困的平教徒所發起的運動,他們的目標是回歸福音所示的貧窮,以與制度化了的更新教會有所分別。高級的神職人員、世俗化的、買回來的和有妻妾的神職人員,成為了他們攻擊的對像。這些團體中有些轉變成修會,但大部份都消失於旋渦中,而其中少數需要改變才能繼續運作。天主教會高層不斷地捲入爭論及受到猛烈的攻擊。教會作出反應並把這些教派定為異端,而他受到的反擊更是粗暴極端,任意殺人。亞爾諾德(Arnaldo de Brescia, 1090-1155)是這派的代表。他本是一位神父,但領導手下門人反對教會,且放棄了私人財產,並學習初期的基督徒般節儉,放棄現世權力,宣稱由不當的神職人員主持的聖洗是無效的,平信徒可自行講道,而告解是無需由神父執行,信友間進行即可。他最後在羅馬被判刑並問吊。但他的事蹟留了下來。

公元12世紀下半葉是教會與福音貧窮派對抗最熾熱的年代,這些教派差不多全部被定為異端。那時候,教會正迎來一次更大的風暴,一場大大削弱教會權威的風暴。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