熙篤會希望之星隱修會 澳門的忠誠與見證

對於熙篤會的修女們,我一直存有一顆好奇的心。她們怎麼能堅持每天那麼早起床祈禱歌詠,而且絲毫沒有走音的呢?她們的修院需守嚴規的靜默,她們怎麼能守靜默的同時,又如何練唱,而且唱得如小鳥般整齊呢?為何她們在聖堂內念日課時,要面向對方呢?當看似只有很少時間工作時,她們如何動手製造出美味可口的餅乾、果醬、蜂蜜糖漿(取決於每個修院的製作,澳門的熙篤會修女則製作曲奇)呢?

猶記得有一次在菲律賓,從馬尼拉(Manila)到哥打巴托(Cotabato),並在機場與熙篤會的修女們見面。她們當時在馬尼拉接受醫療檢查後,返回哥打巴托。我問她們上述的問題,在對話後,我邀請她們為我祈禱,而她們其中一人把我的名字寫到她的祈禱冊去。幾年後,我到她們的修院去主持彌撒,她向我展示數年前寫在她祈禱冊的名字,並說每一天都為我祈禱,我既驚訝又高興。祈禱是所有基督徒不可缺少的東西,但默觀是一份召叫,就如這些熙篤會修女,她們被召叫去讓整個生命成為獨處、靜默和團體的祈禱。

希望之星的熙篤會修女

今天,全球大約有近三萬八千名隱修女。這些修女選擇放棄每日所遇到的分心之事,從而把自己的思想與心神騰空,專注默觀天主。天主賞賜澳門教區一份如此珍厚的禮物:熙篤會希望之星修院。她們屬於嚴規的隱修女,全名為「嚴規熙篤女修會」,通常被稱為「熙篤會修女」。她們的修院——處於一座小山(主教山)上——距離主教山聖堂只有幾步之遙,而位置亦是一個非常適合向天主傾盡內心的地方。修院亦很樸素;並不像很多葡國建築那樣華麗。這個樸素、嚴肅的地方,是她們信念的一個見證;她們的見證就是「與貧窮的基督一起貧窮」,並保持純樸簡單的生活,好讓她們更容易地時刻祈禱、與天主增進更深的友誼。她們團體的小堂十分簡單、平安且莊嚴,修院亦有一點「大自然」的空間:清新的樹、金黃的日出、柔和的微風,鳥兒早上的歌聲,並與修女祈禱詠唱時那天使般的聲音。

希望之星初期及開始

希望之星修院起初的修女來自印尼中爪哇格多諾(Gedono)會院。基於意大利維托爾基亞諾(Vitorchiano)修院的發展,該印尼修院在1987年開始建立。到了2012年4月15日,她們到了澳門開始她們的生活,並將修院奉獻給聖母希望之星。現時,希望之星修院內有六名已發永願的修女、兩名已發初願的修女,以及兩名初學生。她們都謹守嚴規熙篤會傳統與紀念。她們全部穿着獨特的會衣,頭戴中長的頭巾。她們大部分以英語,間中用中文,詠唱日課。這默觀的團體,是修道生活的其中一種,可追溯到1600年前。它的起源始於四世紀的埃及沙漠,第六世紀向着意大利邁進,在中世紀最終抵達法國。多個世紀以來,修士與修女在喜樂與平安中過着祈禱、學習和工作的生活,為世界奉獻永恆生活中的喜悅。

多個世紀以來,她們緊隨聖本篤的古老及修道傳統。為澳門的熙篤會修女,她們每天都會齊聚小聖堂七次祈禱,這個祈禱禮儀提供了一種有系統和紀律,去引領她們一整天與天主保持一段緊密的關係。

第一段的日課是凌晨三時二十分。在這段時間,她們打破黑夜中的寂靜,並迎接天主的光來到世界,被黑夜、無知、邪惡與罪惡籠罩的世界。在晚上七時十五分,她們以寢前禱結束一天的日子,感謝天主的慈悲和整天得到的恩寵,並為「一個寧靜的晚上及完美的結束」而祈禱。

熙篤會修女每天為光榮天主及團體而工作。在澳門,她們的工作包括打理和清潔所居住的歷史建築,同時歡迎教友到訪團體,並售賣她們自製的曲奇餅、玫瑰念珠和祈禱咭等。她們現時所居住的建築物,是澳門教區委託她們的,現仍是臨時的方案。因團體慢慢的發展,她們正為得到更大、更接近大自然的地方而祈禱——她們期望將來在澳門地區內有一所新修院,好能繼續在祈禱中活出她們的見證,並在天主創造的豐厚大自然下繼續工作。在2016年,她們曾向政府申請用地,但遭到拒絕,並因此而感到失望;不過,她們亦深信天主給她們的計劃,更對此充滿希望。

祈禱維持了教區神修上的需求

當你一進入修院聖堂的入口,可看到一個箱子。這箱子就是讓人寫下並投進一些意向,請修女們代禱。很多教友,甚至非教友,在生活中都會有痛苦、失落、沮喪的時候,並希望能透過修女們的代禱而得到安慰。有時候,修女們會發現一些祈禱意向十分有趣:有人會求天主,讓他們在賭場裡有多一點運氣,讓他們在工作中賺多一點錢,或有更多祝福等等。修女們都會把這些意向交給天主,並為這些人祈禱,好讓他們能看到自己作為人類的尊嚴和價值而感到真正的喜樂。同時,她們的禱告讓她們在團體中不斷地互相連繫起來,並在現時充滿壓力及迅速轉變的世界中,為教會更大的需求而祈禱。

教宗方濟各帶領所有人意識到,當默觀者將世上的一切事物獻給天主時,他們的祈禱成為傳教式的祈禱。當教宗方濟各在秘魯利馬(Lima)的女性默觀者會面時,形容傳教式的祈禱是:能夠忍受我們很多兄弟姊妹的痛苦,就如《聖詠》中提到「我在急難中呼求上主,他即垂允我,將我救出。」(詠117:5)這樣,你們的隱修生活能實現出傳教及普世的範圍,並在「教會生活中擔當最根本的角色。你們祈禱,並為我們許多兄弟姊妹轉禱,這些人包括囚犯、移民者、難民、受迫害的人。你們的祈禱擁抱着很多體驗到困難的家庭,他們往往都經歷到失業、貧窮、疾病,還有那些上癮的人。你們就如那些在《聖經》中將癱瘓者帶到耶穌那裡醫治的人。透過你們晝夜的祈禱,你們將很多兄弟姊妹的生命帶到天主前,那些因各種原因而不能前往體驗祂的慈悲、不能有耐性地等待祂。透過你們的祈禱,你們治癒很多人的傷口。」(參閱《尋找天主的面容》憲章 [Apostolic Constitution Vultum Dei Quaerere] 2016年6月29日)

毫無疑問,我們的熙篤會修女盡最大可能地把她們的祈禱成為傳教式的祈禱。她們的見證向我們保證,在我們得勝和喜樂中,她們感恩的禱聲亦會升到天主那裡。在我們的疲憊生活中,她們的存在向我們保證,她們在天主前有如小小的聲音不斷碎碎地唸着,懇求更多的恩寵與力量。在我們的脆弱與罪惡中,她們透過她們神聖的修道生活,為我們帶來了力量,好讓我們能尋回天主父那滿懷寬恕的懷抱中。我們可能不會有機會與她們見面,但她們肯定地把我們藏在她們的心中、在她們隱藏的祈禱與隱居生活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