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的道路,相同的召叫 美國父子齊回應司鐸聖召(一)

文:Clara Hatcher / Milwaukee Journal Sentinel

安德魯依芬格(Andrew Infanger)分享他司鐸聖召的歷程。

他每個主日參加彌撒,在一間教區學校讀書,用了幾個暑假參加由本篤會修士舉辦的暑假生活營。最後,他在一間規範較小的天主教大學完成學士學位。

他從未考慮過自己會成為基督徒的模範,或虔誠得足以成為司祭的一員。他有其他的在職計劃,「有時候,我在想自己是最後一名你認為會是神父的那位。」

然而,安德魯執事還有不足兩個月便接受司鐸聖秩聖事。他坐在聖方濟各沙雷氏修院,穿着黑袍;在他旁邊的,是他的父親彼得依芬格(Peter Infanger)。他們在談話時,不時向着對方微笑;當一人說話時停了一會兒,另一人會代為完成句子。明顯地,二人的關係十分要好。

不過,他們的關係不只如此。

彼得、安德魯的父親,快將在芝加哥的蒙德利修院(Mundelein Seminary)完成他第四年的生活。還有一年,他將被祝聖為執事,然後——若天主容許——他期望能踏兒子的步履,領受司鐸聖職。

父親與兒子一同成為天主教司鐸不只是稀有,而是幾乎沒有聽聞過。在羅馬天主教拉丁禮議中,司鐸需守獨身、不結婚。十分少有例外的個案,而且只在單一的個案,譬如其他基督宗教的已婚牧師皈依天主教。

這對父子知道,在美國只有一個與他們類似的例子。亨利威爾頓神父(Father Henry Wertin)2016年於美國西南部普魏布勒印第安人的村莊Pueblo晉鐸,那年也是他妻子於車禍中逝世的12週年。他一共有10個孩子,當中兩名也是神父。

在依芬格的例子,父親彼得的妻子米歇爾於2013年因乳癌離世。同一年,安德魯進入聖方濟市的修院,正正在密爾沃基縣的南部。那年,安德魯才30歲。彼得在妻子離世後認真辨別自己的方向,並在翌年(2014年)被接納,進入修院。現時,彼得已63歲,兩年後晉鐸亦已達一般神父傳統上的退休年齡。

安德魯說:「這並非常態、非經常發生;但現時除年齡外,並無任何規定。一般來說,好像他(彼得)年紀的人們通常都被拒絕,但他們會按具體的情況再進行審查。在他的情拀,若夠健康、若可繼續讀書,就是最重要的兩件事。」

 

今年的復活節為他們二人有一個特別的意義。

在聖枝主日,安德魯讀出伯多祿與猶達斯背主的事。他們基本上犯了同樣的罪:「猶達斯知道自己的罪太大,因此覺得自己永遠都不會被寬恕,最後上吊身亡。但三次背主的伯多祿,一人走到外面,悽慘地哭起來(參閱 路22:62)一個不接受天主會寬恕;而另一個則接受了。我相信,伯多祿就在那一刻成為首位基督徒,當他發現不是自己能作甚麼,而是天主為他作了甚麼。」

而彼得在今年的四旬期,花了一些時間反思自己的生命與復活的訊息:「耶穌死在十字架上,祂來救贖我們。」

同樣地,成為鰥夫可能是最糟糕的事之一,但跳出我妻子的離世,天主給我帶來第二個召叫,好能幫助其他人。曾經有很多人走到我跟前說:『天啊!你已經結婚了34年,你應該十分明白婚姻是甚麼……你可以幫我嗎?』」

 

培育的過程

安德魯在道明會位於伊利諾伊州的大學畢業。他與國家戶外領袖學校(National Outdoor Leadership School)的朋友一起在阿拉斯加花了30天參與一個划艇之旅;再花了40天參與一個露營旅程。

在這兩趟旅程途中,他發現到戶外教宗的職業並不適合他:「我本來以為這會是我一輩子的工作。那兩次的旅程後,我決定不繼續了。」

其中一個原因是要離開他從小到大生活的地方——St Louis;另一個原因沒有與聖堂有直接的聯繫和參與彌撒:「為一個天主教徒來說,參與主日彌撒是十分重要的。如果你選擇了在戶外工作的行業,就是不能。為我來說實在太困難了。」

他退一步再深思,然後到威斯康星州(Wisconsin )並開始有關兒童方面的工作,並參與教會的青年團體。但之後,他聽到天主的召叫,要進入修院:「我並不是總覺得自己過着天主教徒的生活,覺得按教會的規矩生活十容易。但同時我從沒想過要拒絕……我從不覺得自己不適合教會。我只知道自己並不完美。」

到了申請獲接納後,他才告訴家人。安德魯說:「有些人,即使他們在考慮這事,也會十分興奮先告訴家人。我只是十分普通地說:『給你們知悉,我這樣做』。」

安德魯的家人並沒有特別驚訝,他的兄長米高(Michael)說:「從外表看來,他明顯地認真考慮此事。」

一般已擁有學士學位的修生都需要讀五年或六年書,才能領受執事聖職,其後再領受司鐸聖事。他們通常都通過一個「培育」的過程,有一個神師,並到一個堂區實習。

安德魯的神師潔斯琦神父(Fr Timothy Kitzke)讚賞安德魯十分聰明:「他是一個優秀的人,但亦很平易近人,我認為他能以教友容易聯繫和理解的方式去講述耶穌的訊息的核心。最重要的,為司鐸來說,是對人的愛和對教友服務的意願。」

而聖方濟各沙雷氏修院的院長坎升神父(Fr John Hemsing)表示,修院的使命就是要「透過性格與人格上的發展、神修、牧靈培育,和各種學科,幫助修生成長,成為一個人。」

依芬格父子亦表示,培育的過程在成為司鐸的路上極為重要。

安德魯說:「有些人會設定,說神父需要……」看到兒子不太懂得表達時,彼得便代兒子說:「多一點保守。安德魯有時十分活潑愛玩和愛交際,與保守及『虔敬』有點相反。」

此時,安德魯答道:「我在學習於這方面改進。」

在領受司鐸聖職後,安德魯會被派到威斯康星州西本德(West Bend)的兩個堂區服務。

 

待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