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頌主愛至萬代(八)

文:阮美芬修女

主從母胎中就召叫祂所愛的人,慈愛的主為每個人度身訂定了他的生命旅程,祂對每個人的愛是無窮無盡的,祂切願與我們結合在一起,祂會用盡他所能去達到目的,而與天主結合就成了每一個人的存在終向。

每當我回顧自已的生命歷程,都會看到天主在我身上的計劃和祂大能的手帶領着我。母親不止一次給我述說我童年的事:小時候我體弱多病,最嚴重的一場病是患上了肺癆病。那一年,村裏大部份的小童都染上了癆疾,村上沒有正式西醫、也沒有醫院,就祇靠煮些中藥治療。其他小童喝了幾次中藥,病情都有了好轉甚至痊癒,唯獨我是每況愈下,最後竟開始吐血。母親看了心急如焚,馬上背起我就往城裏跑,也不顧自已身懷有孕了。好不容易找到了醫生,卻被醫生責罵她延誤了救治時間。醫生說衹能盡力而為,給我注射了特效藥,還要看我對藥物的反應,能熬過一夜才有生機。那夜為母親應該是一個漫長焦慮的夜晚,我記不起那個晚上發生的事,衹知道我捱過了難關,想必是天主對我的愛使我得到痊癒。

發熱症是我的常客,每當熱症臨身,我都要足不出戶,祇能以羨慕的眼光看著外面的小朋友嬉戲。年紀小小的我,已學曉接受自己身體的狀況及不便,從來不會鬧著要出外玩耍, 祇乖乖地呆在家裡。渴望出外時會問母親我甚麼時候可以到外面去,每次母親都會和藹的回答:「忍耐點,你快可以與哥哥出去同小朋友玩耍了。」母親說的這快來的日子來得非常慢。跟著熱症來的是身上多處長出了瘡痍,使我無論仰臥、俯臥或側臥都壓到痛處,母親與外祖母要論班小心將我稍為抬起,使我可以睡覺。接踵而來的是所有手指頭及腳趾頭都起了小水泡,母親是要待我熟睡後才能以草藥給我包紮,當我睡醒感覺不舒服時就會把藥拉掉,包紮的過程又要重做一次。經常的病患使我幼小的心靈產生了恐懼,有一天我含著淚問母親:「媽媽,我會死嗎?」我想當時母親聽到了我的問題,心都碎了。

真令母親心碎的是接著我而生的兩個弟弟的離世,我兩個弟弟,一個活至兩歲多便離開我們,我還依稀記得他的樣貌。他是一個健康可愛的幼兒,在家人的愛中健康快樂地成長。我染病的日子,母親大部份的時間都花在我身上,照顧弟弟的責任就交給了其他家人。有一天,他咳嗽得很厲害,家人想他患上了感冒,他的病情急轉直下,肺炎奪去了他短暫的生命。母親極度傷心,健康也受到影響,她懷著的胎兒(另一位弟弟)也受到影響。我這個幼弟出生時,體質已經很弱,他祇享受了幾個月家庭的愛護,便回到天父的懷抱與早他而去的哥哥重聚。兩個愛兒接踵離開,對母親的打擊非常大,外祖母告訴我,她從來不敢在母親面前提起兩個弟弟,而母親以往常掛在臉上的笑容也消失了一段長久的時間。

我長大後,時常思考為甚麼兩個弟弟會先我而去,體質孱弱的我卻留了下來。我越是反思我的生命,越發現天主不依照人的邏輯做事,祂是依照對每個人的愛去計劃他/她的生命,祂的計劃通常是深不可測的。當我回想天主如何以祂的愛在我生命中引領及保護我時,深深被祂的無限、深邃、無條件的愛所感動。對天主的愛感恩之情激起了我對祂還愛之心,願意將自己全部奉獻給祂。其實是天主先愛了我,並邀請我作出回應。我在愛中被愛所召,賴天主的恩寵我才有力量及勇氣去回應祂的大愛。不要以為與天主墮入愛河常是浪漫的,很多時會帶來痛苦並要求犧牲,起初使人感到懼怕,但當你被天主的愛吸引時,任何困難都不能阻止你與祂一同走十字架的苦路。我下期會給你細說我的經驗。

待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