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ugust 2015

離婚再婚者沒有受絕罰,他們仍屬於教會

教宗公開接見

(綜合梵蒂岡電台及本報訊)教宗方濟各8月5日上午在保祿六世大廳主持週三公開接見活動,這是繼7月份暫停之後的第一次。來自世界各地的朝聖信友踴躍參加了這項活動,其中包括從澳門而來的嚶鳴合唱團,他們當場為教宗演唱了《天主經》。教宗在問候來自不同國家的信友們時,亦提到了嚶鳴合唱團。

救恩史 -- 耶穌時代(二十)

光明五端:耶穌建立聖體聖事彌撒聖祭以及聖秩聖事(基督:司祭與祭品)

主日福音 -- 常年期第二十主日

恭讀聖若望福音 6:51-58

那時候,耶穌對群眾說:「我是從天上降下的、生活的食糧;誰若吃了這食糧,必要生活,直到永遠。我所要賜給的食糧,就是我的肉,為使世界獲得生命。」

Tu es sacerdos – Music by Aurelio Porfiri

Liturgical Mass Sheet

我佩服天主教因為…

我是一個回教徒(6)

Tamer Nashef

天主教人仕都認為宇宙的存在是理性和有宗旨的,而人是有理智的受造物,能洞悉大自然的操作,正因如此,便鼓勵了中世紀的歐洲人,在科學上來個大改革。

更值一提的是宇宙機械式的運作,似乎沒有餘地讓奇跡發生,可是,有些偏激的想法卻覺得天主教充斥着迷信和神話、完全脫離現實。有天主教哲學家認為奇跡並沒有規範或會經常發生,也和固定自然規律脫節。在有規律和秩序的情況下,奇跡確實會發生的。就以巴斯的阿德拉特為例,他說:「我們必須傾聽有極限的人類知識,否則不應去求助天主」(87)。有關翻譯聖言,聖維克托的安德魯爭辯說:「當要陳述的聖言,再找不到自然的解釋時,那時我們才可向奇跡求援」(Huff, “Science and Metaphysics in the Three Religions of the Book” 189)。

「若不翻開聖經 不說天主沉默不語」

默禱和默想(4)

文祖賢 著
吳志濠 譯

我剛坐在電腦前準備撰寫這篇文章時,網站Catholic-Links上載了一幅圖片,並寫著「若不翻開聖經 不說天主沉默不語」。這正是我想寫的題目。這些事不是巧合,而是天主的安排。

正確的是,上主時常跟我們說話, 但如聽收音機一樣,我們要先『搜台』才能接觸天主。《天主教教理簡編》(558條) 說明四種以上的方式:1. 天主聖言;2. 教會的禮儀;3. 超性的德行和;4. 每天的各種情況──因為在當中可與天主相遇。

聖堂導賞員培訓課程畢業感言

鄭心濤

轉眼間,七週的時光匆匆流逝,我們也剛剛完成了那緊張又充實的實習考試。而今天過後,我們將離開這難得一進的主教公署,離開這不一様的宗教氛圍。
回想報讀本課程之初,目的只為了對教堂歷史、其中的宗教藝術有一些基礎的了解。沒想到課程內容會如此深入廣泛,使我們得益良多。如林教授他從宏觀的角度,帶我們走進澳門歷史,系統的講解各重要年份的歷史意義。劉修女則對教會的標誌有清楚解釋,如常見的魚所代表的神學意義,原來十字架也可以有如此多的不同形態。李太則指出導賞也可以分為很多層次如導看,導賞及導向祈禱。而楊神父則為我們釐清彌撒背後的真實意義、使我對聖體聖事等宗教禮儀有了更深入的了解。而鐘神父則一一為我們詳談耶穌對教會的期望,天主教會所受的迫害和分裂。鄧女士更不辭勞苦頂著大太陽,帶我們一個個教堂去跑,一個個教堂為我們解釋其中的意義。
你們,使我們與這些百年建築有了靈性上的觸動,現在每當我走進教堂,那种感覺與七週前有了截然不同的改變,這一切都是老師們的辛勞所帶給我們的,非常感謝各位老師、神長、多謝!

【註】「澳門天主教朝聖服務協會」為一非牟利性質之宗教團體,透過朝聖活動,讓大眾認識天主教會的歷史,文化,及文物等的知識。如蒙支持朝聖服務協會可電郵至:p_service_2007@yahoo.com.hk

耶穌是食糧?抑或我們才是食糧?

聖言啟航(乙年常年期第二十主日)

梁展熙

從今年的第十七主日起,禮儀藉《若望福音》第六章的開始──增餅奇蹟──來讓我們以數主日的時間來慢慢吸收耶穌那句「我就是天上神糧」的甘澀。要品嚐到這句話的甘,就花了四個主日;至於它的澀,無需久等,下主日我們就可體味到。
耶穌先指出,人們在增餅之後對他窮追不捨,不為甚麼,只因他們吃飽了(26節;見十八主日)──這是食物的首要目的,也是人的最基本需要。人饑餓,便感到無力──無生命力,而當人飽足時,就會感到行有餘力──充滿生命力。我相信這是一般人最平常不過的感覺。然而,耶穌要向他的聽眾挑戰的,就是這根本的常識。耶穌問:如果食物能給予我們生命力,那麼何以那些即使在曠野中吃過由上主所賜的食物──瑪納,卻沒有得無限的生命力──永生不死,反而全都死了呢?(49節;見上主日)。

聖方濟各沙勿略在東方(28)

文德泉蒙席 著

澳門送的十字架
1866年12月2日,一個為數750人的朝聖團準備出發前往上川。但由於風浪的關係,最終只有30人能夠成行。
不過在前一天,他們已將一個巨型的十字架送到島上,安裝在聖堂上。
龍方濟神父(Pe. Francesco X. Rôndina, S.J.)(譯註)最熱心發動教友往上川朝聖,他曾經於1864年,1866年和1869年去過那裡。
他憶述1864年的那一次朝聖時說:
「一切儀式完成之後,我們熱心地取了一點墓地的泥土作為紀念帶回澳門。在我們離開之前,放了一塊石碑紀念這次朝聖活動,碑上刻有我祖國、澳門及聖若瑟修院的名字。(他指的是1864年留下的雲石碑。)
該次朝聖的成功鼓舞了澳門一眾虔誠的教友,因此他們決定於1866年再次舉辦朝聖,而這一次有更多人參加。可惜風浪把大部份人留在岸上。而我們是在破曉時風浪還沒來時出發,故有幸能再次在這裡舉行聖祭,並在這聖堂上竪起這個石十字架作為朝聖的紀念。」
我在1933年去上川時曾見過那十字架,並看到用拉丁文寫著這些文字“S.P.Francisco Xaverio Macaenses die 3 Dec. Anno 1869”。當然那年期是錯的,真正的應是1866年,因為1869年的12月3日並沒有朝聖團出發。

今天那個十字架已不見了,我在此建議澳門應再送出一個新的十字架。(待續)

【譯註】龍神父是意大利籍耶穌會士,當時是聖若瑟修院的神哲學教授。
【譯者按】那次朝聖後的一百年同一日,澳門沒有發生氣候的風暴,但卻出現另一種形式的風暴,令澳門從此產生了很大的變化。

澳門紀念泰澤團體成立75周年

C_07b#-通告一則_紅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