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2015年3月20日

粵華童軍第十二旅及第二十八旅今昔

公教學校童軍實踐社會訓導

葉家祺

澳門童軍活動歷史源遠流長。據澳門童軍總會資料顯示,早於1911年間已經有葡萄牙人從歐洲引入童軍運動,其後的幾十年裡,相繼由葡萄牙和中國大陸傳入,並在澳門發展。期間由於戰亂和種種原因,令澳門的童軍運動未能夠得到穩定發展,斷斷續續,起伏不定,甚為可惜。回顧過去的數十年,相當多的學校均設有童軍隊伍和支部,童軍活動十分盛行。以粵華童軍為例,三十年代在中學內已經組成了四個旅部,盛極一時。

主日福音 — 四旬期第五主日

Christine read the Gospel of St. John
11: 1-45

At that time, there was a patient turns Mingjiao La Paul, live in Bethany, that Mary and her sister Martha lived in the village. Mary is that once used balsam Maguo Fu master, and with her hair, put his feet dry woman; Lazarus was sick of her brother.

They both sisters, he sent to Jesus, saying: “Lord, ah, you love who is sick!” He listened, then said: “This sickness is not unto death, but for the glory of God manifest, and for therefore called the Son of God glorified. “

教會需回應時代趨勢

澳門聖老楞佐堂三月八日首辦普通話彌撒

(天亞社訊)四旬期第三主日(三月八日)澳門聖老楞佐堂舉行該堂第一次的普通話彌撒,以回應日漸增加到訪遊澳的非粵語華裔教友需求。
這台彌撒在該堂的小聖堂舉行,由主任司鐸周安智(Jojo Ancherii)神父發起。他原先希望復活期便開始每主日均普通話彌撒,但同屬聖母聖心愛子會、曾在台灣服務的趙松喬神父、甘天霖(Jijo Kandamkulathy)神父和麥利歐(Mario Bonfaini)神父都認為準備不足,現試行隔周下午四時舉行,直到將臨期才改為每周進行。

培聖會4月26日慶祝第52屆普世聖召節

(本報訊)第52屆普世聖召祈禱日將於2015年4月26日下午3時,在主教座舉行大禮彌撒,特別為普世及本澳教區聖召祈求。歡迎本澳各界人士蒞臨參禮,彌撒後並向今年慶祝晉鐸或發願入會白金、鑽、金、銀禧紀念之神職及修道人士們致賀,感謝他們為本澳教會所作的服務及貢獻。

任免狀

第99號

台灣長者畫展移師澳門,藝廊首次展海外作品

(天亞社訊)澳門聖保祿學校的Fra Angelico展藝廊與台灣高雄市「孝愛仁愛之家」合辦「濃情畫藝」長者畫展,周一(三月九日)揭幕,展出「長年學院繪畫班」的作品。
畫展公開展覽首日,聖保祿學校校長蘇輝道(Alejando Saledo)神父、道明會副會長何雅欽神父、台灣中華道明會李素貞修女,以及孝愛的主任徐嘉雯修女,共同剪綵,替為期一個月的老人畫展揭幕。

聖方濟各沙勿略在東方(8)

文德泉蒙席 著

沙勿略在馬六甲

聖人曾到過馬六甲五次:

聖言啟航

新的盟約 心的盟約

梁展熙

今天的三篇讀經,好像是因為是四旬期中最後一個甲乙丙三年讀經不同的主日而特別為教友進入復活期作準備一樣,向他們闡釋基督事件的意義。所謂基督事件(the Christ event),雖然也包括道成肉身的部分,但著眼點當然是落在耶穌的死與復活上。

「與主修和迎復活」靈修祈禱會

氹仔嘉模聖母堂復活節活動

氹仔嘉模聖母堂為準備教友善度復活節,將於3月27日,晚上7時至10時,舉行「與主修和迎復活」靈修祈禱會。當晚祈禱會內容有;道理反省、朝拜聖體,和告解(修和)聖事。歡迎兄弟姊妹到時踴躍參禮。此外,有關本堂聖週禮儀時間如下,請各位兄弟姊妹留意。

嘉模聖母堂
聖週禮儀備忘錄

日期,時間 禮儀內容
27/3
晚上7至10時 修和聖事 道理、朝拜聖體、修和聖事
29/3
早上8時半 耶穌苦難主日
(聖枝主日) 8時半祝聖樹枝,9時彌撒
2/4,晚上7時正 聖週四,主的晚餐
3/4,下午3時正 聖週五,耶穌苦難 教友當守大,小齋
4/4,晚上8時正 聖週六,復活夜間禮儀
5/4,早上9時正 復活主日

為國家 為教會

沒孩子 沒將來

文祖賢 著
何紹玲 譯

去年我和一名正修讀大學最後一年的學生閒談,他對已被美國一著名大學取錄為下年度研究生這事有所顧慮。「當我和我的女朋友討論這事時,大家都對將來感到憂慮。」
「為甚麼呢?」我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