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心房永久關上

恐怕你不太熱衷這話題

 文祖賢

2014 年3月,教宗方濟各會見曾被義大利黑手黨迫害的家屬,敘談結束時,教宗一邊放下他的筆記,一邊向他們說:「我今天和你們告辭之前,有些說話不吐不快,其實這番話是說給今天沒出席的人、缺席的主角、黑手黨的男男女女聽的。求求你們,改變你們的生活、洗心革面、停止做傷天害理的事。我們會為你們祈禱。我跪下來懇求你們,請你們改過自新吧,全都是為你們好。你們現在過的生活,不會給你們帶來愉快,也不會給你們帶來喜悅,更不會給你們帶來幸福。

 

他繼續說:「你們作奸犯科得來的權勢和金錢,全都沾染血跡,卻是沒可能帶去下輩子的,趁還有機會,悔改吧,否則便會永遠在地獄中渡過,你們也有爸媽,試想想他們,流一點淚,立刻悔改。」

 

地獄並非童話故事。《天主教教理》第1034項也有提:「耶穌屢次談到『地獄』,『不滅的火』, 這火是為那些至死不肯相信、不肯悔改的人而保留的,在火裡他們的靈魂和肉身都會一起喪亡。(可參照瑪竇福音5:22, 29; 10:28; 13:42, 50;馬爾谷福音9:43-48 )」

 

我們常常看見與地獄相提並論的火,也就是耶穌常常提到的永火。但我較喜歡套用耶穌形容地獄為「在那裏要有哀號和切齒」(瑪竇福音13:42)幹嗎要哀號?幹嗎要切齒?不如待我們一起探討這概念罷。

 

先前幾輯也談過自由。自由是一種有威嚴的力量,它能驅使我們接納天主的計劃,把我們的心房打開。但同時也有一種負面的力量,令我們反對天主,向祂說:「我並不需要祢。」

 

當我向天主說「是」時,我們應同時把心房打開,把所有真實、善良和美麗的事物一一接收,我歡迎一切造物主手造的美好光明物。

 

可是,當我們說「非」時,我是把所有真實、善良和美麗事物的根源拒於門外,我也背棄了我曾欣賞那些美好物的造物主。反之,我選擇了「自我」。自我擁有什麼?什麼也沒有。聖保祿曾問:「你有什麼不是領受的呢?」(格林多前書4:7) 選擇「自我」也即是選擇「零擁有」。當死亡來臨,而我還未作改變,我這拒絕便永久被封鎖,我的心房亦永久關上,也把所有真實、善良和美麗的事物通通拒於門外。

 

地獄並非天主的創造,它是人類自由的成果。聖若望保祿於1999年7月說過:「它並非天主强加於人的懲罰,而是人一生中逐漸積下來的結果。」他補充說:「因此,永恆的詛咒並不是天主的原意,因以祂那仁慈的愛,祂只會盡量拯救祂一手創造的。可是在現實中,卻是卑微的一族把自己關上,拒絕接受祂的愛。詛咒最終會把我們和天主分離,這一切也是人自由的選擇,死時給確定,那時候,一切也成定局,他所選擇的也和心房一起永久關上。」

 

《天主教教理》第1033項說:「 除非我們自由地選擇愛天主,就不能與祂契合。假如我們犯嚴重的罪過反對祂,反對近人,反對自已,我們就不能愛祂:「那不愛的,就存在死亡內。凡惱恨自己弟兄的,便是殺人的;你們也知道:凡殺人的,便沒有永遠的生命存在他內」(若望一書 3:14-15)。 … 若人在大罪中過世時沒有悔意,沒有接受天主的慈愛,這表示他藉著自由的抉擇永遠與主分離。換言之,就是將自己排除與天主和真福者的共融之外,這種決定性的、自我排除的境況就稱為『地獄』。」

 

究竟地獄有什麼?什麼也沒有,就只有我自己。一旦我把自己與天主和鄰人隔離,留下來除了我便沒有別的了。試想想:再沒有wifi 信號、再沒有電話、再沒有電視或任何能讓你與其他人接觸的媒體。在地獄是沒有任何可以令你快樂的事物。「哀號和切齒」也就是永久的煩躁和無聊。

 

談地獄並不是聖教會用來嚇人的策略,《天主教教理》第1036項列出兩個談地獄的理由:提醒大家要有自由便要有承擔;再提醒大家應歸依和懺悔了。

 

二月十九日教宗方濟各接見群眾時,他請當日的群眾去反問自已:「我上次辦告解是什麼時候? 如果已有好一段日子,請別怠慢,立即行動! 去罷! 神父會很仁慈。耶穌也會在場,祂會比神父更仁慈,祂會親自接見你,祂會用無限的愛去接見你! 拿出你的勇氣來,立刻去辦告解罷。」

 

教宗強調說:「有人可能會說:『我只會向天主懺悔。』當然,你是可以向天主說:『饒恕我』然後說出你的罪,但是這些罪可能也冒犯了弟兄、冒犯了教會,故此我們應同時在神父面前,向弟兄和教會求寬恕。」

 

「寬恕並不是自己可以辦的,」教宗繼續說:「人求原諒,他是求別人原諒;但在修和聖事裏,我們是求耶穌寬恕。」

 

讓我們借用玫瑰經裏其中的花地瑪聖母禱詞作結束:「吾主耶穌,請寬赦我們的罪過,助我們免地獄永火,求你把眾人的靈魂,特別是那些需要你憐憫的靈魂,領到天國裡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