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要有司鐸?

奉獻者與祭品

文祖賢

什麼是司鐸? 我們的任務是什麼? 我們的角色又是什麼?

希伯來書(5:1-4)就有以下的概要:「 事實上,每位大司祭是由人間所選拔,奉派為人行關於天主的事,為奉獻供物和犧牲,以贖罪過, 好能同情無知和迷途的人,因為祂自己也為弱點所糾纏。 因此衪怎樣為人民奉獻贖罪祭,也當怎樣為自己奉獻。 誰也不得自己擅取這尊位,而應蒙天主召選,有如亞巴郎一樣。」

「 是眾人中揀選出來的 …… 郤滿是弱點」  世上只有兩人對罪有抗體,就是耶穌和瑪利亞。除此以外,所有人也是脆弱的。我們會失敗、我們會摔倒。

在舊版的彌撒經書褱,神父祈禱中會說:「求您不要看我的罪惡,但看你教會的信德 …」所以耶穌賦予我們可以再次站起來的能力,但不是靠自己的本領,而是藉衪的力量。「我賴加強我力量的那位,能應付一切。」(斐理伯書4:13) 為此,衪訂立了聖事,尤其是修好聖事(Sacrament of Reconciliation)以及本篤十六世口中的 «與天主已修好的人的聖事»  (Sacrament of the Reconciled即聖體聖事).  授秩禮並沒令我們變成 《超人》 ,只是把我們變得「 超」謙卑而已。

今年年初,教宗方濟各曾說:「不祈禱的主教、不聽天主聖言的主教、不盡責每天主持彌撒的主教、又不經常辦告解的主教,最终會和耶穌脫節,淪為泛泛之輩,對教會絕無幫助 – 主教如是,神父也一樣。所以請大家多為主教和神父祈禱,多聽天主聖言 – 我們每日的精神食糧,每天舉行聖體聖事和多辦告解。

「 是天主召叫 …… 天主委任」  儘管如此,我們仍得天主照顧。教宗方濟各的座右銘是: 「 Miserando atque eligendo,」 天主憐憫我們,而揀選了我們。天主的愛是多麼倔強,衪的慈悲是多麼的深。羅馬人書11:33有載:啊! 天主的富饒,上智和知識,是麼高深!他的決斷是多麼不可測量!他的道路是多麼不可探察!

為罪獻上禮品及作犧牲 … 同樣也為自已的罪作犧牲耶穌吩咐祂的門徒說:「你們耍為紀念我而舉行這事。」 這是奉上耶穌作祭獻的旨令。也是呼喚我們去模仿祂那自我犧牲的行為。最寶貴的禮物是能為人捐軀。基督是司鐸也是祭品,除了衪,所有遵循這司祭職的人也應該一樣。

在聖若望保祿二世逝世一週年上,本篤十六世談及這聖人,在眾多他喜愛的禱詞中,最令他感動的是來自「 耶穌基督 – 司鐸與祭品」,他更取了一小段為自已的書《禮物和奧跡 作後記 … 「 耶穌,大司祭,你把自己奉獻了給天主,作出犧牲,求您垂憐我們。」

「他重複再重複這哀求,便表現出他如何一輩子堅守他的司祭職,如何渴望能從感恩祭中與基督司祭合而為一,終生盡忠使徒的使命。〞

聖施禮華也曾記載:「人一經受洗,便成為自己生命的司鐸。」所以無論是通過聖秩聖事成為司鐸的,或因受聖洗成為普通司鐸的,責任也一樣。

早於5世紀時,金言伯多祿 (St Peter Chrysologus,  公元406-450 年) 已有同樣的看法 : 「基督信徒的司祭職是何其美妙,因他不只是作奉獻的司祭,也是祭品。他並不需要去超越自己而作出犧牲,只要做到事事偕同基督、在基督內,他便能為自己的犧牲奉獻給天主 … 試想 : 不用殺生、不用流血,便能把肉身作祭品 ,實在奇妙!」

庇護12世在 Mediator Dei 曾教導:「如奉獻者希望從這獻祭得到最佳效應,他也該把自己作為祭品,完全仿效耶穌基督,藉著大司祭和偕同大司祭,成為心靈上的祭品。」

「善待那些無知的和任性的教宗方濟各呼籲大家應「走出框框」,去尋找那失去的羊。對他們來說,聽告解的司鐸就是天主慈悲的工具。

若望保祿二世第一篇聖週星期四給司鐸的信裏寫 : 「親愛的弟兄們,你們經過『 整天受苦受熱的』(瑪竇福音20:12),又『手扶著犁而往後看的,不適於天主的國。』(路加福音9:62) 或甚至當你們對自己聖召有所懷疑或不確你份工作的價值時,請想想那些沒有司鐸的地方,或多年巳有這需要的地方,人們還是鍥而不捨地期待司鐸的來臨。有時他們會圍着一個被遺棄的祭壇,當中擺放着他們還保存起來的領帶,一並把 聖體聖事禮儀裏的禱文背誦,到應該是實體變換那一刻,頓時全體肅靜,間中或許會被一聲喘泣打破寧靜,他們熱望能聽到只有司鐸背誦才能奏效的禱文。他們多麽渴望能從神父手中領聖體,更希望能聽到司鐸的寬恕。 Ego te absolvo a peccatis tuis! 我赦免你的罪! 沒有司鐸會令他們感觸良多!這世界不乏如此的地方。所以如果你們當中有人懷疑某人的司祭職,又或感到他對社會沒多大功效的話,請好好反思!」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